看资本如何操控舆论:购买金喇叭

海疆在线 2019-02-12 10:00:50

     

     

       互联网造就的世界是可控的,准确的说是可操控的。


       正如狄更斯说的,这是一个最好的世界也是一个最坏的世界,互联网的发展越来越成为垄断者的天堂,好象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网络这个公平的平台去表达自己的意见,这种看是似公平的背后,却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去引导你看什么、说什么、做什么,因为民意是可以制造甚至是伪造的,舆论的爆点甚至可以精确到秒,而且手法的运用几乎简单到你无法想象,这一切的背后,就是资本的力量,它甚至可以控制你的大脑。


       作为资本为王的媒体及网络平台,为资本服务是情理之中的事。正如特朗普的那句名言:所有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那么有了主人的媒体网络平台,自然也就成为主人的一条忠犬。默克多的媒体王国,甚至能主导美国的大选,西方的媒体可以让民众相信他们想民众相信的一切。比如今年4月2日美国首都爆发的由美国“民主之春“组织的示威活动,反对的是美国的金权政治,这样的一场公民行动,第一天就有300多人被捕,截止17日,被捕人士已经超过1240名。但是美国的主流媒体比如CNN、FOX、《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以及英国的BBC等西方主流媒体全部刻意不报道示威和被捕事件。别忘了这些媒体是有多么“热心掺和”世界各地的颜色革命,对中国香港的“占中”报道也是无比上心。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美国“民主之春”的核心呼声是反金权政治,也就是反资本对政治的操控与摆布,而这些媒体早就是资本的洗脑工具与道具,当人民起来反抗资本与金权的时候,这些不同党派背景的媒体就会毫不犹豫地一致出来对付人民,这就是西方民主的本质,媒体网络无非是资本的枪而已。


       一个制造出来的民意,会是一个精确制导的导弹。突尼斯MOLI花革命的起因不过是一个小贩,最近MOLI花革命的主要推手谷歌公司中东及北非区行销经理戈宁也站出来忏悔当年错判了情势。这一则小小的新闻报导证实了一个传言,就是在颜色革命中谷歌、脸书、推特都社交媒体平台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并且这种作用是推波助澜式的也是刻意而为之的,目的是服务于美国利益的。也就是说美国如果想去破坏一个国家的政权,那么只要通过这些网络社交媒体去制造议题、制造舆论、通过舆论爆点去操控舆论走向,从而最终达到摧毁政权的目的。社交媒体的运用让这一切变得简单,特别是对于地区矛盾比较尖锐的地区,操控民意来得太容易了,对于中东这种有着悠久的宗教矛盾传统的地区,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目前看来,在中国故意制造区域矛盾、宗教矛盾、官民矛盾甚至是性别矛盾都是网络颜色革命的一部分。今年初的系列“乡愁”事件,看似普通其实一点也不普通,人为的制造城乡对立情绪,渲染城乡差异矛盾,撕裂城乡族群,就是制造社会分裂为颜色革命铺路的一次小试牛刀,很明显,他们已经成功了。再比如现在社交媒体上充斥的地域鄙视以及人为设置的宗教分裂议题,这些都能轻易地成为突尼斯小贩式的舆论爆点,更不用说涉及城管、警察、官员这样的新闻热点了,资本媒体没有一日不拱卒,而我们似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而无法动弹。


        你可以有言论自由,前提是你买得起那个金喇叭。这是一个很悲哀的现实,悲哀的是我们无法去靠近那个金喇叭。正能量在网络上如今仍然是全面的弱势,理性的声音仍然是难以得到支持。这一切的根源在于,媒体已经完全被资本掌控了,它们只为人民币服务而不是为人民服务了,更不是为了国家前途服务了。只要能带来收益带来利润,只要能让资本摆脱政府的监管,那么媒体就会去做,相反,媒体就会抵制。你没有办法去要求资本媒体正能量的,媒体就是要与黑丑恶纠缠一体,因为这些才能给它带来销量与点击量。在有了销量与点击量之后,媒体就可以把自己设置的议题传播给自己的受众,为受众洗脑并固化他们的思维,这是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当媒体把控了舆论的金喇叭之后,它说什么就是什么,它给你什么你就看什么,比如现在的美国民众有相当一部分以为中国人还留着长辫子,台湾也有相当一部分民众以为中国人还吃不饱饭。舆论是可以操控的,当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平台只推送恶的丑的绝望的信息给自己的受众,那么我们的网民看到的就是丑的恶的绝望的,比如4月24日一条造谣郑州23岁女孩酒店内死亡被酒店私自火化的新闻,一则明显漏洞百出的所谓新闻,仍然有澎湃新闻、财经网等各大媒体转发以及大批的没有常识的群众愿意相信,自媒体平台也愿意在第一时间把这条新闻放进热门推送,从而配合谣言的传播,相比辟谣的那点可怜的转发量,这种新闻最后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媒体扇动民怨与恐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为什么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道理很简单,因为金喇叭在造谣者的手里,它们掌握了所有的资源,把控了所有的平台,谣言就是它们想要的呈现,仅此而已。


       水军,一个网络媒体平台的助纣为虐者。网络的平台诞生催生了一个新的行业——水军公司,当年的秦火火只是这股庞大产业中的一个小卒子。水军是用来制造网络虚假民意的打手,它与网络媒体平台是相伴相生,惺惺相惜的。可以说每一个网络媒体平台都需要一定的水军公司支撑,水军公司可以帮网络媒体平台制造业绩、完成案例甚至是封杀对手。这是一个类似于黑社会体系的建制,它们是网络媒体必不可少的“伙伴”。一个议题的设置往往需要在第一时间由大量的转发来制造虚假的舆论热点,那么水军在这中间就起到了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我们在“如家事件”“常外事件”中都能看到水军的痕迹,这些互联网的颜色革命“路演”带给我们的警示是,仅仅需要几个网红营销大V和一个水军公司就能在短时间内掀起网络舆论风暴。这一次又一次的预演难道还不能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吗?一个平台如果能够用虚假的制造的民意去掩盖事实的真相,并且用舆论风暴去为资本服务,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如家与常外事件中都涉及相关收购问题,这一切难道真的只是巧合?不管是出于经济目的还是政治目的,这么轻易的不需要多少成本的操控所造成的破坏,其造成的社会危害成本是无法估量的,难道相关部门真的要听之任之?


       网络媒体监管需要形成共识与加大力度。目前最急迫地要做的就是改变“老鼠管猫”的被动局面,一个平台可以运用相关的规定去对网民进行制裁甚至是直接删号,所有的评判权与制裁权都在平台自身,而相关部门又没有成熟的制度去监管与管理,那么这些漏洞就很快让平台成为制造舆论、掩盖问题、甚至打压异见者的独立网络王国。正能量网民以辟谣等形式对网络媒体平台进行监管,本来是制衡网络平台的一个有效手段,但是网络媒体平台手里却掌握着这些网民的生杀大权,可以运用一些伎俩对这些网民进行封号、禁言、取消关注、控制转发量、限制阅读量、甚至是发动水军进行谩骂攻击等等,也就是对于异议者,他们有一万种手段让你闭嘴甚至消失。这种局面如果不改变,那么网络舆论永远是网络媒体平台的独角戏,它想让人民看什么就看什么。那么怎么去改变这种现状呢?对网络的监管要落到实处,各部门要形成合力,网络问题无小事,习近平同志最近的讲话也是要求领导干部要上网,群众路线不能脱离网络,网络这么重要,那么建立一整套各部门沟通合作机制,发挥各部门长处,综合解决问题是非常必要的,可有效针对网络事件发酵时间短影响深广的特点,在第一时间内反应、应对、处理。


       资本的力量是无穷的,资本也是最不愿意受到政府监管的,如果资本失去了政府手中这根管理制衡的绳子,那么无法管束的资本就是恶的,别的不看,看看华尔街那帮把世界带入深深的经济危机的资本大鳄们就知道了。领导干部特别是网信部门的领导干部要上网、懂网、治网,只有网络风清气正,国家才有希望,维护国家稳定人人有责,网络稳定是国家稳定的基石,如果我们都不说不站出来不去看不去管,那么突尼斯MOLI花革命的悲剧就会重演,到最后我们都是罪人,谁也无法幸免,看看前苏联,除了资本寡头,那些体制内有意无意的“帮凶”们又有谁笑到了最后?在美国苟延残喘的戈尔马乔夫夜里梦回时有没有后悔?要知道,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我们要做的,就是阻止雪花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