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原资讯】这座寺庙何日归还佛门?

无锡市开原寺 2018-11-08 10:20:37

       2017年4月3日,清明节前一天,上百位来自社会各界的佛教信众自发来到位于北京怀柔红螺山的护国资福禅寺(红螺寺),祭扫佛教净土宗第十二代祖师彻悟大师舍利塔,悬而未决多年的红螺寺归还佛教问题再次引发关注。

       3日上午9时许,从北京城区及外省市专程赶来的百多位市民聚集在红螺寺景区门口,其中包括三位身穿僧服的佛教法师格外引人注目。在检票口,有游客看到法师也要买门票时,不由得询问其中一位身穿“普贤莲社”义工服的信众:“佛教僧人来红螺寺也要买票吗?”这位信众解释道:因为红螺寺至今还没有归还给佛教协会,一直都是景区,红螺寺里面也没有任何法师,所以佛教僧人要进入红螺寺也跟我们一样是需要买门票的。游客顿时语塞,摇摇头转身离开。

       红螺寺作为北京著名的佛教胜地,门票价格54元,与故宫的旺季门票60元的价格接近,而且红螺寺票价不分淡旺季,全年都是54元。

        在护国资福禅寺(红螺寺)山门口向左不到百米,右手边有一个小道,走进去就是寺院历代住持高僧的塔院“普同堂”,其中以净土宗第十二代祖师彻悟大师舍利塔最为知名。

       上百位信众来到普同堂塔院,立即着手布置纪念法会现场。扫塔,经幡,鲜花与果品,寄托了大家对净土宗历史上这位先贤的怀念。在三位法师的带领下,所有人齐声诵经念佛,恭敬合掌虔诚礼拜。经声佛号,回荡在小小的普同堂塔院,与相隔咫尺的不远处传来的游客两元钱敲一下的钟声交相辉映。庄严的佛号与商业的喧嚣同时响彻在红螺寺,然而即便这样毫无和谐的呼应在一年中也仅因为清明节也才有这么一次。在更多的平时,整个红螺寺是被叮当作响的打钱眼声和2元一响的钟声淹没的,这是这座曾经与普陀山齐名、享誉海内外的千年古刹在今天的冰冷现实。

        三位法师带领大家绕塔经行,清明时节的红螺寺,嫩芽与不知名的各色小花已经挂满枝头。参天古树也已开始抽芽复苏,年复一年,红螺寺的一草一木见证了这座古刹的历史变迁。往昔梵音不绝超凡殊胜的清净道场,如今也只能在一年中的这一天迎来真正属于这座寺院的声音。或许一位围观的游客的话就是这些草木山石的心声:这个很好,这样才是寺院!

纪念法会结束后,三位法师前往瞻礼彻悟祖师舍利,彻悟祖师的舍利是被单独安置在寺院另一边的一间小屋内,门口明码标价:10元。

       有位信众尝试沟通,说是这三位师父都是有戒牒的真正佛教僧人,佛教僧人瞻礼佛教祖师的舍利,能否免票。结果被告知:不能。

       彻悟祖师的舍利发现于1993年4月2日,也是清明节前夕,当时在清理、发掘普同堂塔院地宫时,发现其中一座塔身上铭刻“传临济正宗三十六世上彻下悟醒公老和尚塔”。塔内有一小石函,函内存有际醒祖师舍利子。 

       瞻礼了彻悟祖师舍利,出来的时候,那位尝试沟通的信众告诉笔者,并非简单的门票问题,而是觉得佛教寺院本来就是佛教僧人的家,法师来到寺院就应该像回到家一样。而现在不仅要买门票,瞻礼自家祖师的舍利竟然还要花钱,这种把佛教圣物当成商品一样的做法,实在令他心有不忿。

       这位信众表示,并不是54元或者10元的问题,而是感觉被一种势力横亘在祖师和后继者中间。祖师有知,会不会悲从心起?佛教不是这样的!尊贵的戒牒被漠视,它应是行走任何道场毫无障碍的令牌。

       听了他的话,笔者不禁回忆起2013年的中秋节前夕,与友人来到红螺寺赏秋。却亲眼目睹工作人员在大雄宝殿旁边的配殿台阶上,旁若无人的挥起斧子猛砍一堆肉排骨,一下,两下……,肉末骨渣飞溅。无数的游人在旁边经过,大殿内的佛像低眉垂目,拜垫上礼拜的游客络绎不绝。也许是被当时阴沉的天气影响,笔者的心情竟也低落至极,再也无心观赏任何景色。唯有跪在佛前,心中发愿:有生之年,当为红螺寺回归微尽绵薄。

       今天的红螺寺,由于还没有归还给中国佛教协会,景区作为商业公司管理寺院,利益的驱使下出现亵渎神圣、伤害佛教信众宗教感情的事情就是必然。而更为严重的是,笼罩了整个红螺寺的商业化运作,对佛教的矮化和消解尤为令人痛心。

       原本该高悬在钟楼上,作为“声声惊醒梦中人”的重要法器的梵钟不见踪影,甚至钟楼与鼓楼上连个牌匾都没有。对佛教文化不甚了解的人基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建筑,门窗紧闭,寂落萧然,矗立在大殿的两侧任凭时光的消磨。

       那曾经唤醒过无数人的晨钟暮鼓竟已成绝响,取而代之的,是这个2元钱敲一下的所谓“双喜钟”。荒谬的迎合性宣传语误导了无数游客,也是对传承千年的佛教文化的不尊重。

       在三圣殿的两侧,两个月亮门上写着游人止步,透过虚掩的门扉,可以看到里面晾晒着的衣物。而在每一个大殿内,都放有与佛教寺庙并无二致的功德箱,虽然箱子上并没有写“功德箱”字样,然而其摆放的位置加上透明的玻璃窗里面的钞票却再明显不过的告诉游客它的作用。这算不算挟佛敛财,笔者已无心追究,相信2014年北京潭柘寺景区私设功德箱事件引发的轩然大波已经足够为大家提供判断的参考,尽管红螺寺的“功德箱”上巧妙地写着“香资随心”。

       公开资料显示,红螺寺整体景区的经营者是北京红螺寺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旗下并没有其他景区。红螺寺包括景区内其他几座寺庙,全部归属于北京红螺寺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独家经营,那么红螺寺至今不归还给佛教的原因似乎也就不难推断。

       宗教政策落实后,尽管中国佛教寺庙道场在回归佛教的过程中,都曾面临过种种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但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先后归还给佛教。然而始建于一千七百年前的北京红螺寺因为地理位置优越,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环境优美游客四季如织等独特资源优势,而成为经营者眼中的关键利益所在,至今未能回到佛教的怀抱。

       千多年来十方共建的殊胜道场,曾经佛法超凡的千年古刹,如今被划地圈钱,不仅高额的门票为佛教与众生之间设置了鸿沟,更是将佛门圣物祖师舍利的瞻礼作为商品进行赤裸裸的售卖。须知闻名中外的北京灵光寺佛牙舍利的瞻礼都是免费的,但红螺寺种种令佛教徒痛心的现象却日复一日的上演着。

       我们不禁要问,红螺寺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佛教的怀抱,成为真正弘化一方的庄严道场?红螺寺何时重现“南有普陀,北有红螺”的佛法胜境?作为曾经的北方净土宗翘楚级道场,红螺寺何时再现经声佛号如“夹路桃花新雨后,马蹄无地避残红”般的修行盛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