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悟大师与红螺寺

金声玉振文化苑 2018-11-30 13:48:32

缅怀祖德

        在北京怀柔区红螺山上有一处净土道场,即红螺寺,这里走出了中国净土宗的两位祖师,即彻悟与印光大师。彻悟大师深通教义,悟彻宗乘。晚年归心净土,自行化他。以信愿念佛,求生西方为主。其所发挥,被印光大师誉为近代所罕见。所提出的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十六字成为念佛法门一大纲宗。一生研习慈贤而宏台教,住持禅刹而扇莲风,以禅悟境界及修持净土法门的成就,成为名盛一时、影响后人的一代净土祖师。

        彻悟大师(1741-1810年),河北丰润人(今唐山市丰润区),讳际醒,一字讷堂,又号梦东,被后世推为净土宗第十二代祖师。

        据〈彻悟大师行略〉载,师俗姓马,父讳万璋,母高氏。生于清乾隆六年(1741年)十月十四日。幼即聪慧,经史典籍,无不博览。二十二岁时因病患,深感生命无常,而发出世志。病愈即至房山县,投三圣庵荣池老和尚剃发,第二年,由岫云寺恒实律师处受具足戒。

        后至诸方参学,曾听香界寺隆一法师讲《圆觉经》,晨夕研诘,精求奥义,全经旨要,了然于胸。又依增寿寺慧岸法师听讲法相宗,深得妙要。后于心华寺遍空法师座下,听讲《法华经》《首楞严经》《金刚经》等大乘经典,圆解顿开,对于性相二宗,以及三观十乘的奥义,了无滞碍。

        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冬,参广通寺粹如纯翁,明向上事,师资道合,嗣法为临济三十六世,磬山七世。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粹翁迁万寿寺后,他接续广通寺住持,率众参禅,警策勉励后学,孜孜不倦。十四年如一日,声驰南北,宗风大振。广通寺是京城“外八刹”之一,原名法王寺,至元年间本刹住持贵吉祥所建,明代更名广通寺。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清康熙五十一年(1721年)和雍正十二年(1734年)多次重修。寺坐北朝南,有殿五进。寺内原有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敕赐广通寺重修碑记〉碑、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敕建广通寺碑记〉碑、雍正十二年 (1734年)御制广通禅寺碑,皆毁损。旧址是在现在西直门外广通苑住宅小区内。据说1988年这里尚有20多间房屋,1999年已消失殆尽。改建小区的时候,还是有一些旧物的,开放商将康熙的“敕建广通寺额”和雍正时的御制碑立于原寺的松树间,算是让我们能看到昔日的一点遗迹。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又迁觉生寺,于此住持八年。“百废尽举,于净业堂外,别立三堂:曰涅槃,曰安养,曰学士,俾老病者有所依托。”觉生寺即大钟寺,也是京城外八刹之一,始建于清雍正十一年(1733年),是历史上皇帝祈雨的场所。因寺内珍藏一口明永乐年间铸造的大钟而得名。大钟寺现在位于北三环北侧,又称中国古钟博物馆,寺院格局保存完好。

        对于彻悟法师的皈心净土,〈行略〉中介绍说:“每忆永明延寿禅师,乃禅门宗匠,尚归心净土,日课十万弥陀,期生安养。况今末代,尤宜遵承。遂栖心净土,主张莲宗。”修行中每忆永明延寿大师,禅门宗匠,尚心归净土,日课十万佛号,期生安养。遂栖心净土,一心皈命。这可看作是他由禅修而转向净土的缘由。“继思念佛一门,文殊、普贤等诸大菩萨,马鸣、龙树等诸大祖师,智者、永明、楚石、莲池等诸大善知识,皆羡归心。我何人斯,敢不皈命。”印光大师曾评说:“遍通经史,冀为世导,一病方知不可靠,研穷各宗奥,均难证到,专主净土教。”由此,便一意归心西方净土,专修专弘念佛法门。彻悟大师为禅净双修之人,于宗门乃开悟之人,〈行略〉赞曰:“师于禅净宗旨,皆深造其奥。律己甚严,望人甚切。开导说法,如瓶泻云兴。与众精修,莲风大扇,遐迩仰化,道俗归心,当时法门为第一人。” 其〈念佛偈〉自况:“自怜自作太平僧,了生脱死却未曾,但愿名标莲芷里,不须高列上传灯。”日本学者望月信亨在《中国净土教理史》一书中指出:“嘉庆以后,佛教虽渐趋衰运,然弥陀信仰流行于道俗之间,著书宣扬净土或结社精修净业者为数不少。”其中彻悟大师即为当时弘宣净土最知名者。“常演如来救苦摄乐之恩,追随者日多,遂成一大丛林。” 可知,在清代净土宗史上彻悟法师的引领地位。

        嘉庆五年(1800年),大师退居红螺山资福寺,欲终老于兹。四众弟子追随者甚众,大师为法为人,从无厌倦,便集众学修,一饮一食,与众共之。担柴运水,泥壁补屋,资福寺遂成一念佛道场,声名远播,香火日盛。菩萨戒弟子徐显瑞言:“有清中叶,梦东老人继莲池、蕅益而起,宏阐净土法门于京北之红螺山,迄今百有余年。海内称净土门庭,首推红螺焉。” 从此,红螺山资福寺成为著名的净土祖庭、念佛道场。

        大师居红螺山十年,至嘉庆十五年(1810年)二月,到万寿寺扫粹如纯翁祖塔,辞别山外诸护法云:“幻缘不久,人世非常,虚生可惜,各宜努力念佛,他年净土好相见也。”三月回到红螺山,即命弟子预办荼毗事。交接住持位,告诫众人:“念佛法门,三根普被,无机不收,吾数年来,与众苦心建此道场,本为接待方来,同修净业。凡吾所立规模,永宜遵守,不得改弦易辙,庶不负老僧与众一片苦心也。”圆寂前半月,大师觉身有微疾,即命大众助念佛号,见虚空中幢幡无数,自西方而来。大师告众人说:“净土相现,吾将西归矣。”众弟子恳劝大师住世。大师回答:“百年如寄,终有所归,吾得臻圣境,汝等当为师幸,何苦留耶?”十二月十六日,大师指令设涅槃斋。十七日申刻,大师告众人说:“吾昨已见文殊、观音、势至三大士,今复蒙佛亲垂接引,吾今去矣。”大众称念佛号,声声不绝。大师面西端坐,合掌说:“称一声洪名,见一分相好。”遂手结弥陀印,安详而逝,实现了“一寸时光,一寸命光。速出生死之关,共证安乐之境”的理想。众人闻到异香浮空,芬芳盈室。供养七日后,大师面貌如生,慈和丰满,头发由白变黑,光泽异常。二七入龛,三七荼毗,获舍利百余粒。门徒弟子请灵骨葬于普同塔内。据报道,1993年4月2日,怀柔县文物管理所清理、发掘塔院普同堂地宫时,发现了彻悟祖师舍利塔。舍利塔铭刻“传临济正宗三十六世上彻下悟醒公老和尚塔”。塔内有一小石函,函内存有际醒祖师舍利子。经进一步清理,找到了十三颗舍利和三颗牙齿。

        大师世寿七十,僧腊四十九年,法腊四十有三。“讷堂老人一生苦心,为法真诚,诲人不倦。” 被奉为净土宗第十二代祖师。《梦东禅师遗集》流传至今。印光大师曾评说遗著“《彻悟语录》,洵为净宗最要开示,倘在蕅益老人前,决定选入《净土十要》。” 对其言教推崇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