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登高红螺寺,望尽天涯见京城

北京会计师户外 2018-11-11 14:13:27

以前曾经去过不止一次红螺寺,骑行至门前也不止一次。可能由于对宗教不感兴趣,一直对这座人称京北名刹的寺院没有过多的了解。

但是,对于怀柔城区北边的这座山,总怀有一种神秘感,要么给人感觉巍峨雄峻,比箭扣及青龙峡海拔超千米的山更显高大;要么总在雨后云雾缭绕,仙气蒸腾。查地图,却不见此处有太高的山,唯有一座海拔仅800余米的山峰。后来总算弄清楚了,这座山就是红螺寺所在的山。

于是就想探寻一番。行前搜索了一下户外软件的轨迹,应当是可以登顶,以补很久以来的崇仰与缺憾。


中秋这天正好有时间,临时决定前往探寻。交通倒也方便。门票竟然要54元,印象中这座寺院保留下来的值得一看的景观并不多,这个门票价格,在北京地区,算是欺客的了。

牌坊与山门


根据寺院的资料介绍,原来红螺寺还真有不凡的历史:

《千年古刹红螺寺》

红螺寺位于北京怀柔的红螺山南麓,是驰名中外的佛教名山古刹,它的开山缘起可以追溯到1600多年前中国佛教初兴的东晋时代。晋怀帝永嘉四年(310年),西域高僧佛图澄东来中国传教,在后赵弘法30余年,先后建寺达893所,红螺寺即其中之-。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化浸润,奇妙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成就了一方完美殊胜、绝尘脱俗的净土佛国。

红螺寺始建于东晋咸康四年(338年) ,原名“大明寺”,唐贞观年间重修扩建,历辽、金、元至明初,寺名一直未改,在明正统年间易名为“护国资福禅寺”,因红螺仙女的传说,俗称“红螺寺”。红螺寺为十方常住寺,是我国北方佛教的发祥地和佛教丛林,也是京北第一大古刹。在历史上,红螺寺历届住持多由皇家命派,高僧大德辈出,佛法超凡,千余年来在佛教界享有极高的地位。东晋时期的道安大师是佛图澄培养的第一-位高徒,曾在红螺寺主持佛事17年;金、元有皇室祠庙圣安寺的佛觉禅师和云山禅师主持红螺寺,道誉日尊,学徒万指,法席盛大;清嘉庆五年(1800年) ,当时的佛学泰斗高僧际醒大师来红螺寺 创建净土念佛道场,时称法门第一人,使红螺寺成为当时净士宗的名山正庭,四方学者云集,朝鲜、日本及东南亚地区的僧人也不远万里前来求经学道,最盛时每天的云水僧达300多人,香火日盛,声震南北,世人称“海内净土首推红螺焉”,际醒大师被中国佛教公奉为净士宗第十二代祖师。际醒大师圆寂后获,舍利百余粒,请灵骨于红螺寺西塔院普同堂内,其弟子整理出版的《梦东禅师遗集》流传至今。际醒之后,红螺一门人才辈出,宗风大振。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印光大师因久慕红螺山净土道场之盛,遂不远千里入红螺山资福寺求习净土。他深入研究经藏,追寻际醒大师遗著、遗训,妙契佛心,道业精进,后至浙江普陀山灵岩寺弘扬净士宗旨,圆寂后被公奉为中国净士宗第十三代祖师。世有“南有普陀、北有红螺”之说。

千余年来,红螺寺历经兴衰沉浮、重修改建,已见不到最初的建筑痕迹了,现存建筑中,除个别局部仍存有唐、辽、金、元时修建的遗迹外,主要是明清建筑。由于红螺寺所处的地理、政治、经济环境,使寺宇建筑没有形成很大的规模。但在历代高僧大德的苦心经营下,红螺寺建筑规模虽小,却具足佛寺的一切威仪。尤其择址布局的精巧高妙、建筑语言的严谨缜密、文化氛围的庄严深邃,令许多宇厦千间的大寺都黯然失色。松柏掩映下的青砖素瓦,蕴含着旷古博大的庄严神圣,建筑与苑林融溶合一,构筑出一方圆满、庄严、妙胜的极乐净士。

因此,红螺寺香火一直旺盛。而中秋这天虔诚的信徒及游客尤其多。寺内紫气缭绕,香气薰人。


天启大钟,已近四百年历史。


放生池


红螺泉,在遗存的明代诗文中即有记载。


出寺院后门,沿台阶路,去探寻心中向往的云雾缭绕的仙境。


有叠翠亭可以歇脚。一路台阶路走下来,还是挺消耗体力。


西侧是雄峻的大山,应当是箭扣方向。


源于红螺山的泉水汇聚而成的红螺湖,远处的怀柔水库,依次呈现在脚下。水库中的小岛清晰可见。


随着地势升高,视线更加开阔,怀柔水库更加完整地展示在眼前。


怀柔水库的西南方向,分明是数十公里之外的国贸大楼及央视大楼。


过叠翠亭不久,就是观音寺。香火也算鼎盛。始建于金代,后损毁。约二十年前重建。


过观音寺,继续拾阶而上。本已是秋高气爽,天气不冷不热时候,只是持续的逐级升高的台阶,也让人气喘不止,汗水直下。经过又一段考验耐力的匀速上升,又一处观景亭出现在眼前。按图示,此处应为中天门。


除了怀柔水库,更可以清晰地看到雁栖湖。

俯瞰雁栖湖。贝壳酒店与雁栖塔伫立在蓝天之下,碧水之滨,青山环抱之中。背后的青山,即是密云与平谷之间的燕山余脉,其上有长城沿山脊据守。


俯瞰怀柔水库。稍近处的水面,是红螺湖。


登高俯瞰怀柔水库及雁栖湖视频


再往上,由于施工,道路被封,右侧是陡崖,左侧为下山的另一条路。看来行前查询的那条轨迹,是修路之前的记录。此时高度仅420米左右。未能登顶,实属遗憾!


身在半身腰处,往山顶瞭望,山体尽被植株遮蔽,已无法看得出此山有何雄奇之处,只缘身在此山中。且留待以后有机会再登顶了。


2018-9-24中秋,次日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