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头沟妖怪斗法 灵鹫宫奶牛遭殃

大小千 2019-03-04 10:27:28


北京城往西,过了二环、三环、四环、五环、六环,从永定河再往西走七八里,就到了龙泉镇的中门寺。


中门寺以前是个佛寺,后来寺院没了,只留下地名“中门寺村”。


村子北侧,有一座清真寺。清真寺旁边。有一盏的坏掉的路灯,路灯里住着一只精灵,大概和《阿拉丁神灯》里的灯神长得差不多,不知何年何月定居于此。


因为长得白白净净,江湖人称白精灵


找不到白精灵的照片,放个蓝色的充数


白精灵有个喝酒吃肉的铁哥们,住在中门寺西南方向十来里地的潭柘寺,是一只黄鼠狼修炼成的精,在庙里尊称为“黄居士”,外面的人叫他的诨号 “黄半仙”。


黄半仙的照片也没有,大概长这样


白精灵与黄半仙,一个是天生的精灵,一个是成精的妖怪,两人终日只学闲云野鹤放浪形骸,半点不知人情世故,故此无缘富贵繁华。时常幻化人形,在饭馆酒肆中与各路江湖散人推杯换盏嬉笑怒骂,全然不顾光阴流逝岁月穿梭……





这一日傍晚,黄半仙与白精灵去凉菜店买了牛肚、鱿鱼、腐竹、藕片,又拿了几瓶冰镇的绿棒子啤酒,坐在永定河岸边,吃吃喝喝好不快活。


黄半仙突然抖个机灵:“我给你出个‘拆字为诗’,你来猜猜是哪两个字,如何?。”


白精灵不解,问:“什么叫‘拆字为诗’?”


“就是找两个字,把偏旁部首拆成单字,放在诗里。”


“明白了,那你出题吧。”


黄半仙吟出四句:


日出燕山東

紅螺寺螺紅

日落斜陽照

中門寺門中


白精灵想:红螺寺在京北怀柔,中门寺在京西门头沟。这日出日落跟两座寺庙有什么关系呢?


“我猜不出来……”


哈哈哈哈,黄半仙拿起瓶子,喝了一小口,打了个酒嗝,得意地说:


出东方,在庙边上,这是个‘’字。


 日落西山,落在寺之中,是个‘’字。


这四句诗不就正好是‘時間’么!”



白精灵说:“呵,有点儿意思。‘寺門’两个字个各加上一个‘日’,就成了‘時間’。不错!而且‘紅螺寺螺紅’、‘中門寺門中’这两句正着读反着读都一样。”


黄半仙晃了晃身后的大尾巴:“怎么样,我们潭柘寺的文化水平,毕竟要比你们中门寺高出一丢丢吧。”


白精灵摇摇头,“这点儿雕虫小技三脚猫功夫算什么。你的文化水平,无非是——


天清月当空 
竹深影朦胧 

寺竹邀山月 

月入寺門中”



黄半仙在脑海里写着:“寺竹”,字头下面一个,是个“”字。“月入門中”,里一个,是个(闲)字……


“嘿,竟然说我是等閒之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日清晨,黄半仙在网上读到一篇文章,《灵鹫宫农场拘禁大批奶牛,多为青年男性》,吓了一跳,心想:


农场本来就是奶牛住的地方,为什么要拘禁?女性奶牛是用来挤奶的,男性奶牛好像没什么用。不过就算没用,也不应该抓起来吧。


赶紧转发给白精灵,问问情况。



白精灵睡到十点多才起,懒洋洋地回复:“你不去问动物世界的时政专家,问我作甚?”


“你不是在逍遥派的学校读过几年书嘛,号称星星峡以西一带无所不知、玉门关以外一路无所不晓。不问你问谁?”


白精灵坐地要价:“这个问题说来话长,不能这么便宜告诉你。这样吧,中午请我吃一顿涮羊肉,我把这件事的始末原委给你捋一遍你就懂了。”



却不知灵鹫宫奶牛遭遇何种变故,这一顿涮羊肉又能引出多少恩怨故事。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大千世界里的小小写手





作者画外音:本来想一口气写完的。不过今晚还有好多活儿要干,来不及了。明天再写吧。


下回关键词:奶牛、熊猫、斑马、企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