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给我上的第二次课

蜡笔木有新 2018-11-08 09:30:23

当饥渴都解决不了,又谈何精神上的诗意?

归根结底,没有一个宽容的制度可以海纳五光十色的生存状态。

                           ——柴静《看见》



我没想到我还会再来一次贵阳。


没办法,两年一次的全国数学教育学术年会在贵州师大举行,这是必须去的。


临出发前,我爹嘱咐说,你看看贵州师大学校怎么样,全面的衡量一下学校的情况,你也该适当的考虑一下,以后想去哪儿工作的事情。


我不想犟嘴,不想弄得不愉快。

耳机了放着小新的歌而,

嘴上答应着,好。

 

我们是坐火车去的,一点不胡说,从呼和浩特出发的时候,铁轨的声音是刷刷地快速行驶。相对来说是平稳的。


睡了一宿之后,第二天早上是被颠醒的,

手机信号是微弱的,全是隧道。


我师妹看着我说,姐姐,晚点7个小时。

迷迷糊糊我也没听清,以为1个小时,

我安慰她说,没事,能追回来。



然后师妹蹦哒哒的从上铺下去,告诉所有她能找到的人,说:师姐说了,晚点没事儿,能找回来.....

 

我精神了一会儿,我发现不对啊,广播里播放,由于隧道碎石影响,火车晚点7个小时!

 

7个.....呃....好像追不回来了。

 

原本是半夜23点到,这要早上6点才到!

好吧,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开火车的司机还是很给力的,追回来3个小时,凌晨3点整,我们一行人下了火车,真的,还不如不抢时间,这个时间我们该何去何从。

 


出站之后,打一辆出租车太难,而且出租车不打表。价格高的要死,原本以为正规出租车相对安全,结果被坑的最惨,姐姐我们不坐。


然后出现在面前就是摩的们,穿着大裤衩和黑黑的白色短袖,滴滴的摁着残次的喇叭,问妹妹们要去哪里呀,——滚!

 

我拖着皮箱边走边叨咕着,你看吧,就这破地方,这都是啥啊,真是穷山恶水,孽缘呐


我的硕导,亦师亦友的大姐姐,在我后面就乐:哈哈哈,本来印象就不好,这又给抹黑了,哈哈哈。

 

定个酒店吧,这么早,一定要休息一下,也不能坐在马路边等天亮吧,结果酒店要求虽然凌晨入住,但是时间是算前一天的,价格是全天的价格。好,没毛病。

 

因为提前来了两天,肯定要溜达一圈,我发现我来了三次贵阳,但是还没有好好玩一玩,这一次,我想认真看一看这座城市。


小新说你看这边的山,和家里的不一样,

它是尖尖的,而我们这边是矮趴趴的。

 

是啊,贵阳是一座“山中有城,城中有山,绿带环绕,森林围城,城在林中,林在城中”的具有高原特色的现代化都市。


这句话肯定不是我说的,是我抄的,抄新闻网的。用我的话说,这是一座房顶上长草的城市,抬头就是山,往左看是山,往右看还是山,楼房后面仍然是山,


我觉得来一场泥石流,这些楼全倒。因为那里的居民楼也和我们常见的不一样,临街而立,统一的灰色水泥,湿漉漉的外表,裂缝夹生。

 

黔灵山公园是午后闲逛的地方,"黔南第一山"之称的黔灵山而得名,这里也是猕猴“开会”的地方。有山有水有猴子。


贵阳的气候还是很好的,据说那几天其他城市迎来高温,只有贵阳依然怡然自得,就像排风口一样,所以大家都叫它“爽爽的贵阳”。

 

整个公园里面散步最多的就是老年人,

确实是一个养人的好地方。


进公园前我洗了一串葡萄,想着溜达渴了吃,结果,躲在人群中的我,被一只猴子相中了,直接奔着我来了,一把将我的葡萄抢走,并且把袋子还给我了,抱着葡萄就上树了,一边吃着一边吐着籽,一边看着远方。

 


在贵阳没有哈喽单车,全是上坡下坡的路,没办法骑自行车,想着坐公交,查了一下“车来了”,挺好的,一条路线的站点不多,还有一两站就到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两站之间有可能是山前山后那么远。坐了一次公交之后,又体验了一个词:山路十八弯。但是有一点,贵阳公交是带空调的,可以加分。

 

去青岩古镇那天,天气特别好,吃到了很多小吃,喝到了鲜榨的酸梅汤,酸奶,最开心的是买了一个青花瓷的小包包。



看着小,超级能装东西。

对手工艺的喜欢直接暖入心底。

清晨与日暮,总是最好的。

贵阳,青岩古镇,依山傍水,青岩叠翠,

时过境迁,恰好等一场曲终人散。

 


我们在师大周围的酒店住,西湖酒店,维也纳还有城市便捷,都设置有报到处。可是无论是几星级酒店,房间门口都有“贴心”怕你寂寞的美女小卡片。原来遍地都是红灯区,怪不得有些北方人都选择了入乡随俗。

 

街道两旁全是路边摊,从早到晚不停歇。人行道和路边摊混合着,花店的旁边可能就是烀猪蹄的,每一寸土地都不浪费。


马路上全是油乎乎的感觉,因为脏水都是直接泼在路边上。穿着高跟鞋走上坡的时候,有可能会打滑。那些攻略上的特色小吃,肠旺面,花溪牛肉粉,还有我叫不上名字的,我一个都没吃。只有在一个店里吃了酸汤鱼。

 

但是每天早上的空气和氛围是好的,出酒店门口就有一些朴素的大爷大妈们在卖青菜,卖小柿子,他们坐在街边,一筐挨着一筐。


去往师大的路上全程每个角落,路口的转弯处都有贵州师大的志愿者们,穿着绿色的短袖,为我们导航。我在写会议纪要的时候,特意感谢了这些辛苦付出的志愿者,一点微不足道的谢谢。

 

在我们的酒店附近有一个菜市场,很接地气,有生活气息。

 

晚上九点多我们散会之后,回酒店的路上,菜市场上还热闹不减,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路边上的小摊,灯光下一群飞蛾和小虫在绕灯旋转,灯下的烤鱼,肠旺面,各种红油油的汤菜,我真怕那些虫子迷失方向掉进锅里。顺便被煮了。

 

看见路边有推车卖水果的,这是一件高兴的事情,有水蜜桃,水晶葡萄,橘子,西瓜,冬枣数不胜数。南方的水果还是很赞的,用我妈的话说,就是桃是桃味,葡萄是葡萄味。

 


我奔着水蜜桃就去了,卖水果的大姐还是大妈,在灰暗的灯光下我没看出来。嘴里喊着我听不懂的话,大概是水蜜桃10元3斤,具体忘记了,反正超级便宜。


我和一个姐姐一起住,两个人晚上吃水果,也吃不了多少,本是过客,尝尝鲜就好了。


我选了五个水蜜桃,让老板称一下,结果她扯过去,就像黔灵山公园的猴子一样,直接给我倒了!边倒边说:我已经说过了,三斤以上才可以买啊,没听见吗!


我说:那么多我也吃不了,再说了也听不懂你哇哇哇说些什么。


她像是要吃人似的喊:都是中国话,有什么听不懂的。

我回她说:你知不知道中国话里面也有方言。


她说!不知道!

我说因为你无知,所以不知道,我不买了,有钱我也不买你的。

 


当时我心里就一句话:“穷山恶水出刁民。”

在我旁边的一些市民也纷纷去了隔壁的摊位。


以前,我是绝不会还口的,和所谓的家庭教育有关,

那个大家都在表扬的“乖孩子”。

 

当我把从师大出来回酒店的时候,把一路上的风景录成视频,发给我爹的时候,心里是赌气的,你居然还想让我留在这里工作。


正努力压着心中冉冉升起的怒火的时候,我爹发来一段语音说,生活环境真的是这样啊,那快算了吧,真给整山里面去了,那可不行。

 

我发现当爸妈不在强势的时候,如你心愿的那一刻,突然变得释然了。

 


絮絮叨叨的说了这么多,感慨很多,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无论是加分还是减分,无论是穷山还是金山银山,它都是土生土长本地人的家乡。


这是把大山中间打通之后,修建的隧道,建立的一座城市,我们坐着火车,着实是在翻山越岭,可是又有多少人穿着布鞋在翻山越岭。


望着窗外历历在目的大山,我突然间很心疼。山地脚下,山的两侧都是有人居住的。原来中国真的有这么贫困的地方。

 


以前在新闻上,在书本上学到,大山里的孩子,背着小背篓的姑娘,这一次我全看到了。只不过,背篓里面背的是孩子,右手领着的是孩子,怀里抱着的还是孩子。我想不通,都穷成这样了,为什么还要生孩子,收敛一下不好吗。

 

在去重庆的火车上,整个车厢的人从老到少,扛着特别大的行李卷,没有座位的人,席地而坐。有个晒的黝黑的妇女腰间上拿布条缠在身上,在后背上捆绑着个孩子,怀里又抱着更小的孩子


在我对面,有个刚上幼儿园的小男孩,和奶奶一起。他趴在窗户上,看着窗外,自言自语的说:哇,好漂亮嗫。然后看看我冷漠的表情,小声儿的说:娘娘~外面好漂亮嗫。



他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笑了,我问你叫我什么?

他的奶奶说,娘娘就是小姨的意思。

我问他要去重庆干什么啊,他说去找妈妈。

孩子奶奶说,他的父母在外面工厂打工,只好他们来照顾孩子。

 

原来不是所有人,在一生都能够不愁吃不愁穿,安安稳稳,轻轻松松的过完一生。对大部分人来说,生活还是很艰难的。我们只能再努力些,再往前走,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这条路没有尽头。


我想起柴静《看见》里面的一句话:当饥渴都解决不了,又谈何精神上的诗意?归根结底,没有一个宽容的制度可以海纳五光十色的生存状态。

 


下车的时候,我看着那个小孩,

我有好多话想说,但是我无能为力。

最后我拽着他的胳膊,说:

记住娘娘的话,一定要好好学习。



 文/阿楚姑娘

BGM/小新翻唱《说散就散》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希望在这里和你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