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结微信群各种学佛之人的现象

佛教界那些事儿 2018-12-05 15:09:40

图片取自网络,图片这人叫王敏(自称喜饶杰布)因为诈骗已经被判刑。


诈骗犯王敏,冒充藏传佛教高僧。


●义云高系的喜欢发誓、写证明、按手印,来证明关于义云高的各种不利内容都是假的,至于谁写的,谁按的,谁也看不着,忽悠一时是一时。还喜欢蓝台印证考证别人,前提是上美国去,因为在国内被通缉,不敢回来,前些天回来那几个马仔被抓以后都判了。而且你即使去了美国也赢不了,因为他是裁判。这一系的眷属全是各种“拉珍”,一个个苦大仇深,房子都卖了去美国供养他,结果发现他一脑袋瘌痢,戴个假发,满口四川话,上台讲话得掏出个小纸条照着念,辩论到最后,明知道自己被骗了,确认过眼神,嘴上还是不服输,只好努力骗自己,就是不敢捅破那层窗户纸;

 

●净空粉比较固执,看见出家人不由自主嗔恨心就冒出来,自己贬低一切出家人和寺庙,却要求别人都“僧赞僧”,其实就是来赞他。嘴上动不动就说“依法不依人”,本质上是“依净空不依佛、依净空不依法、依净空不依僧”的“三依三不依”,处处维护净空,就是不维护佛法。可是你问他为什么政府和佛协联手清理净空及其组织,该判的判、该关闭的关闭?立即大眼瞪小眼,谁也说不出来。对教内诸多大德批判净空知见部分的内容选择性失明,也不愿意查证经典纠正错误,理事不分,二谛不融,灌了一肚子佛法鸡汤,毕竟跟着这货学了十多年,不愿意承认时间和精力都白花了;

 

●萧平实的人马有点二,病入膏肓却以为真理在握,拿着南传骂大乘,拿着大乘骂密乘,表面引经据典,其实处处断章取义,以佛灭佛,以法灭法。自编咒语,自称胜义僧,给人授菩萨戒,善于用大数据给人高深莫测的样子,目的就是树我宗立我相获取名闻利养,可是你问他那些门徒们,引用的那些经典你们看了吗?立即一个个哑口无言。未悟言悟,未证言证,对浑浑噩噩普遍不懂教理的初学,起到了真正的误导作用。这一系的邪子邪孙普遍以正字辈开头,萧在台湾开班授课,交多少钱参加什么班就可以包开悟,喜感十足。五明佛学院前几年下战书邀请他来辩论,让他自己从学院里出家二年内的小喇嘛里任选,要是学院用出家三年冒充两年的喇嘛跟他辩论,就算欺负他。萧平实不敢来,只能跟义云高一样,在自己的圈子里继续蒙骗上当的群众。


●印广的粉丝渐成气候,喜欢传销式的营养和场景,呜闹喊叫,场面动感十足,与净空粉的特点有相似之处,喜欢趴在佛菩萨的背上,他们见面都是互称“张佛儿”、“李佛儿”,这一系的人马多数都是当字辈的,张口闭口全是一心三藏,什么烦恼都没断,什么果位都敢认。因为佛协不承认,怕政府收拾他,就拉国家领导人做大旗,要做毛泽东的和尚邓小平的居士胡锦涛的护法。在网络上热热闹闹,建群都有统一的格式、统一的内容、统一的标准。现在全体自称法华行人,可是你问他《法华玄义》、《法华文句》、《法华要解》、《法华通义》......这些历代祖师关于法华经注解的经典你们看了没,一个个目瞪口呆喏喏的说:我们都是佛了,还看什么?我们印广佛比佛还厉害,我们印广佛说自己的印广牌法华......呃,原来人家不是佛教;


●本愿联盟,以台湾慧净法师、、和安徽弘愿寺净宗为主,孤取阿弥陀佛第十八愿,其他法门宗派(包括其他四十七愿)都是需要废除的杂修杂行,打着祖师旗号灭祖师、打着阿弥陀佛旗号坑阿弥陀佛,表面上也批净空和印广,暗里又是净空粉印广粉的潜在客户或同情者。台湾慧净刚开始进大陆时,打着本愿流旗号,被一众佛子怼了回去。第二次跟九华山弃徒释圣苏改名释净宗的勾搭上了,打着“善导流”、“弘愿流”旗号,立住了脚。这一派号称完全不用自力,全靠佛力,如果往生不了就是阿弥陀佛欠他的,不知道极乐世界为什么九品往生,就是因为自力不同。这一系的人马以佛字辈开头,弘愿寺建筑的造型跟日本本愿寺非常相似;


●野鬼教,数目比较多,各路附体大仙儿、神汉巫婆、超度婴灵、还阴债、还受生债......数不胜数。特征是嘴里念佛、心里念鬼,凡夫的一切不顺都是看不见的婴灵野鬼造成的,想学佛想赚钱想男人想女人想孩子就得先把这些看不见的婴灵野鬼安顿好。代表人物台湾海涛宁波传喜山西地藏七(冉少春哥俩),海涛“法师”一把火把自己烧了,然后就听卡擦一个霹雷,海涛“活佛”诞生了。传喜天天跟阎王爷谈判:“这个皈依我了,你不能收走,那个是我徒弟,你也别管”。地藏七打着地藏菩萨旗号,对着堕胎婴灵哭爹喊娘的忏悔,令人毛骨悚然,打完地藏七就打事业七、婚姻七、抓个概念就打。反正凡夫肉眼凡胎也看不见那些鬼,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广行邪化,感动众生。


●密宗狂。超级喜欢感应,一说持某某咒能化解违缘升官发财,兴奋的两眼放光,浑身星月金刚蜜蜡绿松石,听说哪里来了个上师赶紧跑过去争供养,至于无上金刚乘的法义,那是不爱看的,反正90%都是藏文,看也看不懂。


●反密狂。多多少少受了萧平实的影响,管藏传佛教叫喇嘛教,一听四皈依立即跳了起来:“我们汉地都是三皈依,没有四皈依,你这是头上安头”。不知道藏语“喇嘛”翻译成汉语叫“和尚”,“上师”翻译成汉语叫“阿阇梨”。四皈依第一条是“皈依金刚上师”,而不是“皈依上师”,对“金刚”二字视而不见,“视阿阇梨如佛”是大量汉传经典提到的,却对藏传“视上师如佛”强烈不满。不知道藏地管普通出家师父叫“阿卡”,就是“比丘”的意思。汉地普通人不懂,见到任何穿藏红衣服的藏传出家人都叫“上师”、“活佛”,其实汉地普通人管汉地出家人也都叫“和尚”,不知道一个寺院能叫和尚的没几个人。


●总是和人对掐的法痞不少,他们表面上看起来不迷信什么人,其实他们最迷信自己,这种人就是看书太少,实修没有,完全没成气候,若成了气候,又能树一宗;


●心灵鸡汤粉喜欢一团和气,看不得别人争吵,爱发一些励志的话,或者编造一些“佛说......”的鸡汤,一旦问他佛在哪部经典说的,立即哑口无言,答不出来,胆子较小容易退群;

 

●禅油子,又叫佛油子,喜欢打着禅宗旗号,拿佛菩萨境界教训人,俨然自己已经开悟,却说不出具体禅定止观方法,不知道禅宗有如来禅、祖师禅之分,反正只要在辩论时能暂时占领上风,登时双臂一震,隐隐然觉得自己颇有几分宗师气概;

 

●现实主义者,喜欢消灾延寿、持咒免难之类的简单方法,太复杂了学不了,脑细胞容量不足;


●原教旨主义者,向往原始佛教,排斥大乘,口口声声汉传大乘被后人添加了删改了里面内容不纯了,一次没去过印度,巴利文不懂,藏文不懂,甚至文言文都读不通,贝叶经长啥样没见过,却声称只有南传是佛说,大乘非佛说,跟汉传那些密乘非佛说者极端相似,本质上只信自己;


●放生派,喜欢参加各种放生供养做义工等活动,于经典甚少深入,偶尔看看金刚经地藏经,能跟着哼哼大悲咒。也行,多亲近三宝、印经放生、先培养些福报吧;


●菜鸟派,是各路人马的优势资源,本想去少林寺学武功,大部分刚到郑州还没出火车站广场就被各个黑武校或者是速成班领走了;


●犹豫派,有心学却无从下手,请回几本书,偶尔能翻几页,绝大多数没看一半,烦恼不断,易上易下,易反易复,若即若离。


●宗教警察派,王立军作风,要多牛逼有多牛逼,顺我者你就是正法,不顺我者你就是邪法,七个不服八个不愤,只要看你不顺眼,无论你说什么都不对。你让他拿点知见出来,那是没有的。但是会左右转帖,把甲群的贴发到乙群,把乙群的贴发到丙群,只要略占上风,就得意不已。


以上是相对活跃的,其他帮派及算命打卦国学易经辟谷炼丹等属不入流,忽略不计。


对号入座吧,没对上的,恭喜你,好好学习吧!



往期文章推介阅读:


然觉寺大经堂八月开光在即,最后随喜项目:法座

中佛协关于落实寺院房、地产政策等问题答读者问

祈竹仁波切1972-1976年大闭关后出关的照片

我要为各宗教夏令营说几句公道话

亚马逊网站“唐卡佛像上了比基尼泳衣”惹众议

请给九华寺一条出路(生路)

给某些“佛学博主”提个醒

又出辱佛辱僧事件!佛教被戏谑的背后 我们需要思考更多

和尚救助200多个欲堕胎女性:这是真正的救命

给媒体记者普及一下佛教常识:这叫洒净,不叫开光

珠穆藏语工作室 6月新班招生

晋美彭措法王开示吃虫草会下地狱,是否属实?

慈悲:宽见法师在南京火车站超度突发疾病去世的旅客

圣辉大和尚:佛教协会就如出家人的父母,一定会保护好每一位出家人

佛教界阻击“普陀山上市”最新进展“,“普陀山”将撤回IPO申请!

我辈当学习:弥光老和尚舍命为佛教争权益

北京市部分政协委员提出建议恢复红螺寺之提案

北京怪事:和尚回庙祭祖要买票

讲真!佛陀到底吃素还是吃肉?

网友吐槽:红螺寺景区豪摆47个功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