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哲学大师周国平!他微博粉丝有六百八十万!”且看今年香港书展那些奇葩事

新京报书评周刊 2018-10-10 13:05:42

微信ID:ibookreview

『与351000智慧型微友同路同行』


按:“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哲学大师周国平。他的微博粉丝,大家猜猜有多少呢?有六!百!八!十!万!之!多!”请相信,这不是一次脑残粉对偶像的致敬。这事儿就发生在今天即将结束的第26届香港书展上,当现场主持人当着诸位文坛前辈如陈若曦、简媜、季季的面,整个人呈星星眼状介绍周国平出场时。不止如此,笑容灿烂的女主持还不忘替自己吆喝“各位记得看xxx台,有我对周先生的访问哦,来自大陆的朋友们,也可以通过xx网、xx网,或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获取节目信息!”你当然可以说,可能是主持人自己格外喜爱周国平的缘故,不过待你读完下面书评君(ID:ibookreview)为大家准备的书展槽点,你大概也会和书评君(ID:ibookreview)一样,很想大吼一声:作为亚洲最大型的香港书展,你!肿!么!啦!



槽点一

主持人:为什么不叫《聂隐娘》?



周国平在香港书展。(来自网络)


香港书展的名作家系列讲座,历来都是文学爱好者们所热爱的活动。往年呢,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包括马家辉在内的几位香港知名文化人坐镇主持,无论如何在专业性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今年,几位往年出镜率很高的主持人,不知什么原因,纷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网络电视台的主持人。于是,若干个讲座现场,变成了这个样子——


在侯孝贤与谢海盟的对谈活动中,主持人最关心的话题是“为什么周韵会接你的戏,她不是只接她老公姜文的戏吗?这样姜文不会有意见吗?”以及“为什么叫《刺客聂隐娘》,不叫《聂隐娘》?”侯孝贤只好摸摸鼻子说:“呃,因为《聂隐娘》已经被注册了”,并环视四周解嘲道,“如果《刺客聂隐娘》也被注册了,我还可以叫《唐传奇之聂隐娘》”要知道,在对谈现场,当侯孝贤说起姜文与周韵夫妇想邀请他出演《侠隐》中一个角色的时候,分明可以引导向侯导演那著名的、满身的侠气与匪气的话题嘛。不过周国平粉丝六百八十万就觉得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主持人,我们确实要求不能太高,也不知是不是打开方式不对的问题,主持人的问和名家嘉宾的答不在一个频道上,无知的抢白、肤浅的提问,几乎让人怀疑她是否在开场前几十分钟才刚刚百度的作家资料,至于所谓的“名家”是否货真价实,则又是另一番老生常谈的后话了。


槽点二

听众:问六旬导演拍不拍青春片


每场讲座的最后半小时,常常是读者对嘉宾的提问环节。原本是多么宝贵的交流机会,能让平日里躲在文字背后,居庙堂之高的知识分子们走出象牙塔,零距离地接受反馈。而今年,也不时乱入透着魔性逻辑的奇葩提问,不仅让人猜不透,就连听着都觉得尴尬——



许鞍华导演参加的讲座活动。(李青 摄)


台上坐着杨凡和许鞍华,举手的年轻女孩一本正经说,“国内青春片大行其道,你们喜欢这些电影吗?未来准备拍这些电影吗?”杨凡和许鞍华都是1947年生人,就算没看过小众的《泪王子》、《桃色》,单凭借着许导演近年来人尽皆知的《黄金时代》与《桃姐》,你说他们会不会拍文艺片呢?不过两位年过六旬的导演依然是笑,杨凡说“青春片,我倒觉得我一直在青春里哎”,许鞍华立刻补充“我好像从未青春过呢”,潦草几句敷衍过去,快快跳转到下一个话题。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张嘉佳的演讲中,有人说到当下流行“集体缅怀青春的题材”,并报菜名式地列举了一堆《左耳》、《栀子花开》、《致青春》等电影名的时候,在综艺节目脱口秀中打滚过一轮的张嘉佳立刻觉察到风头不对,唯有立刻抢过话半开玩笑地附和“都特别好,都特别好”。


不止如此,面对走过台湾“白色恐怖”的季季,年轻的男生提问“我们在这个时代能做什么改变呢?”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这个问题别说问季季,就算问孔子柏拉图苏格拉底,也难给出个攻略指南,说出个一二三四来吧;还有,査建英与黄子平的对谈题为“写作的优势与陷阱”,一个半钟头讲下来,依然有人问“这样的陷阱,应该如何克服呢?”OMG,査建英穿梭中英文语境,黄子平被誉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领域的“第一小提琴手”,如果陷阱可以这么轻易的克服,还需要他们舌燥口感地讲上许久,这样的主题,还有什么存在与探讨的意义呢?


简直想反问这些扑闪着眼睛,神情恳切的提问者们了。你们期待的都是些怎样的答案呢?或者说,抛出这样的问题,真的需要有,或者说,可能有一个答案吗?


槽点三

年度作家:香港别无选择了吗?


初听到今年香港书展年度作家的名号给了李欧梵,也是一件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的事情。李欧梵河南出生,台湾求学,与白先勇等小伙伴创《现代文学》杂志,后来赴哈佛大学读思想史,引领现代主义文学评论风潮。等等,除了现居香港在中文大学教书,他和这篇热爱高举“本土意识”的土地,到底还有什么关联?



李欧梵展览。(李青 摄)


要仔细想,仔细想才能想起,他在70年代短暂的在香港停留过,2006年的时候,他写过《又一城狂想曲》,由九龙塘购物商场又一城的一条走廊联想起本雅明的“拱廊理论”。不过说实在的,狂想又一城也好,研究沪港双城记也罢,相对于早几届的得主劉以鬯、西西、也斯、陈冠中、董启章,李欧梵与所谓香港的关系,总显得疏离了些,更像是个冷静的旁观者,而不能说是与这座城市同情共感,相互交融的万千个生命故事的其中之一。


偌大的香港地,真的别无选择了吗?江湖传言原定的年度作家是李碧华,一贯高冷的她,又出于立场上的分歧拒绝领受,这就又牵扯到另一个问题了。身为写作者,应该以站队表达姿态吗?这样的话,是否又有违普世关怀的初衷呢?


话说回来,李碧华阿姨毕竟是苦苦经营几十年真人不露相的女作家,因不想破坏神秘感而say no,也是不一定的啦。


槽点四

读者:买买买,100一袋!


书展刚开始,六岁的“美心妹妹”写真书事件就闹得沸沸扬扬。广告小萝莉“下海”叫卖《童萌时光》,尽管小萝莉的爸爸妈妈一再强调是义务参与分文未取,但还是因部分衣着暴露的照片涉嫌情色而引起争议,最终签名会暂停,写真书下架,小萝莉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其实吧,多年前开始,嫩模拍摄展露肉体的暴露写真,趁书展分一杯羹,圈钱圈粉丝的行径就已经满目皆是了。早在2009年,网络上还掀起过“抗议书展垃圾化,请嫩模滚出”与“多元文化发展,创出一片天”的正反两派网友大战。五六年过去,书展上嫩模的确少了,多的是什么呢?



书籍大甩卖。(李青 摄)


君不见,卖穿越小说的出版社门口,工作人员身穿简陋的龙袍,供人拍照留影,感觉自己萌萌哒;卖时尚护肤类书籍的摊位边,扩音喇叭以国粤英三语叫嚣着“买书满500送价值800名牌化妆品”;最多人驻足的儿童读物、学生补充练习,花花绿绿的大招牌写着全场三折五折,更有商家推出“百元任选”活动,即用一本书大小的纸袋装说,能装多少是多少,100元整统统拿走,袋子破了也算有效。


于是,便可看到顾客们进行着一场场比撕名牌更激烈的撕纸游戏。不疯魔不成活,撕开袋子平铺以覆盖住十余本书的书脊也不算犯规,然后呢,拖出特意随身携带的行李箱,把满满当当的鬼故事、美食书、旅行指南喜滋滋地塞进去,广东话说“执到宝”,找到了宝物一样,流露出捡到大便宜的神情。


这就算书展到此一游过了,还拖着沉沉的行李箱呢。话说回来,买书到底是怎样的事呢?这种场面里,它与买菜,买衣服,买鞋的区别在哪里呢?读书难道不该是缓慢、优雅而温柔的事情吗?买一本书,不是应追求是其背后与作者的心灵共鸣,或是对探索某种未知的向往吗?


是世道变了吗?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平价”的噱头之下,买一本有灵魂有温度的书,如同购买一砖一瓦一样轻易,只需估计它的尺寸和重量,便可轻易地收入囊中呢?难怪梁文道说,每次在吵吵嚷嚷的书展邂逅到几本“业界良心”,想到作家编辑花了不可计量的心血,自己却仅用这一点钱就捧回家去,都会觉得惭愧呢。


买买买,买的到底是些什么?


结语



"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李青 摄)


就这样昏头昏脑走出书展,迎面而来的巨大展板上是商务印书馆创办人张元济的书法“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噢对了,今年书展的主题可是“一读钟情”呢!书海中找到好书,就应该像在茫茫人海找到爱人一样快乐幸福,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没能对香港书展钟情,展后空余一堆槽点,哀哉幸哉?


本文为独家原创稿件,撰文:李青,编辑:方格,转载请联系书评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挺一下坚持原创的书评君

点击以下 关键词 查看精彩内容

年度好书 | 四月好书 | 红镜头 | 聂隐娘 | 同性恋群像 | 马克·吐温 | 康夏 | 权力的游戏 | 小王子 | 孤独图书馆 | 黄家驹 | 腋毛禁忌 |二十四节气 | 伍迪·艾伦 | 夏日翻书 | 禁烟令 | 玛丽莲·梦露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书评君的小铺



欢迎光临书评小店,订购《吴大羽作品集》,只有10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