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化大潮下的佛教之痛:“普陀”与“红螺”何去何从?

我心如佛 2018-11-18 15:45:49

永久免费订阅,愛分享真善美的人最有福报。

昔日,“南有普陀,北有红螺”。光绪十二年,印光法师慕彻祖道风,专赴北京红螺寺修学,后十九年至普陀法雨寺闭关专修念佛三昧,足显普陀、红螺于佛教之神圣地位。而今,在寺院“被上市”“被经营”的商业化冲击下,更现出两大圣地的弱势地位。

▲普陀山露天观音像

▲红螺寺山门

4月2日,普陀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发布更新后的招股书,拟将普陀山景区旅游客运、香品生产销售、旅游商品销售、租赁餐饮等业务打包上市。

虽然表面上未涵括寺院等佛教资产,但佛教是普陀山旅游的最大特色和核心资源,佛教寺院、圣迹及观音信仰的感召力,是支撑其上市业务的最重要前提,也是“普陀山上市”的最大“卖点”和“保障”。普陀山“上市”,显然有捆绑“佛教”上市之嫌,不可避免地会使佛教背负庸俗化、商业化的恶名,严重伤害佛教及信众的合法权益和宗教感情。

无独有偶,普陀山面临上市的同时,红螺寺也因为一条关于“佛教僧人要进入红螺寺也跟我们一样需要买门票”的消息再次进入大众的视野。

位于北京市怀柔区的红螺寺始建于盛唐时期,是京郊著名巨刹之一,香火鼎盛时曾有几百僧人在此研修佛法,极具影响力,一度成为佛教在中国北方的传播中心,道风远播,曾有人言:“海内称净土门庭,首推红螺焉。”

彻悟大师在红螺寺临终前嘱咐弟子:“念佛法门,三根普被,无机不收。我数年来,与众苦心建此道场,本为接待十方同道,一同修持净业。凡我所立的规矩模范,要永远遵守,不得改弦易辙,这样才不负老僧我为大家的一片苦心。”

出生于1926年的智海长老,是目前仍健在的红螺文化亲身体验者之一,17岁在红螺寺出家,并随众专修念佛法门三年,对红螺寺的悠久历史与殊胜传承充满了感情。他介绍,红螺寺大殿佛像为中国独有非常罕见的修漆工艺造像,其他如经书刊刻,僧人的礼仪、念佛、传承均有独到之处。


▲智海法师

“佛教寺院就是僧人的家,法师来到寺院就应该像回到家一样。而现在不仅要买门票,瞻礼自家祖师的舍利竟然还要花钱。”一位专程来祭拜祖师的信众这样说。

当下红螺寺景区的商业运营,抹煞其原有的历史功能,此物彼用,未能发挥佛教寺庙的作用,真正为广大佛教信众服务,实为佛教界的一大憾事。原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委、中佛协第八届会长传印长老,及多位高僧大德曾多次建言将红螺寺恢复成佛教活动场所,但至今未果。

往昔梵音不绝超凡殊胜的清净净土宗祖师道场,如今成了门票价格54元、瞻礼祖师舍利10元、敲钟2元的商业场所。



虽大殿依旧巍峨,但早无僧团住持;虽然祖师塔院仍在,但早已物是人非,嘈杂不堪。

面对此情此景,我们不禁要问,红螺寺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归还佛教界,成为真正弘化一方的庄严道场?红螺寺何时才能重现“北有红螺”的昔日胜境?作为曾经的北方净土宗翘楚级道场,红螺寺何时再现经声佛号如“夹路桃花新雨后,马蹄无地避残红”般的修行盛况?

商业退出寺门让佛教健康发展

2017年11月3日,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证监会等十二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治理佛教道教商业化问题的若干意见》亦明确“禁止将佛教道教活动场所作为企业资产打包上市或进行资本运作。”2018年2月1日正式施行的新修订《宗教事务条例》明确规定,“禁止投资、承包经营宗教活动场所或者大型露天宗教造像,禁止以宗教名义进行商业宣传。”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宗教界中接受记者询问时,曾这样说:

“对‘商业化’问题正确处理与否,关系着佛教发展的前途和根本。我们常讲“君子忧道不忧贫”,相信“道心之中有衣食”,因此我一向主张让商业退出寺门,以便宗教更好地发挥净化人心、导善社会的本位作用。

当然,我们并不排斥合法合规的经营活动,并鼓励有利于佛教文化传播的创意行为,但原则上不以盈利为目的。为了更好地把握合法经营与商业化之间的界限,需要认真学习、严格贯彻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维护佛教界合法权益,建立现代寺院管理制度,纯正发心、清净道场,拒绝商业化活动。此外,还应该积极探索佛教融入、服务社会的新方式方法,更好发挥佛教文化价值、信仰价值,传播正能量。”


分享此文一切功德,皆悉回向给文章原作者及众读者···

常念南无阿弥陀佛;一切重罪悉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