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闻道,夕死可矣

拾遗先森 2019-01-10 13:37:52

文|墨白

起初,我和大多数讨厌蝉的人一样,受不了那让人头痛欲裂的叫声。总觉得夏天要是少了蝉鸣的声音,就没有那么炎热了;换句话说,我认为是蝉的叫声抬升了夏天的炽热。尽管这种心理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可我依旧习惯把责任往蝉身上推。


后来,听村里的老人说,蝉要在地下蛰伏三年才换来在枝头歌唱三十天,从那以后我对蝉开始肃然起敬。后来逐渐了解到蝉还是幼虫的时候就蛰伏在暗无天日的地下了,仅仅依靠吸食树根液汁过日子,少则两三年,多则十几年才从幼虫到成虫。

这期间要通过五次蜕皮,其中四次在地下进行,而最后一次,是钻出土壤爬到树上蜕去干枯的浅黄色的壳。虽然相比较其他虫类而言,蝉的寿命算是比较长的,但是它几乎一生都在黑暗的地下度过,只在一个晴天的黄昏,或者是在下雨的傍晚破土而出,然后挣脱硬壳的束缚,展翅高飞。


如果一只蝉在双翼展开的过程中受到了干扰,那么这只蝉将终生残废,导致无法在空中飞行,也就意味着它在暗无天日的地下靠吸食树根液汁蛰伏的那好几年的辛劳都付之东流了。

成功蜕变的蝉拥有着透明美丽的蝉翼,雄性蝉的腹部随身携带两个扩音喇叭,它将在最后两个月的生命里完成夏日里的绝唱和繁殖后代,这两个使命完成以后它就彻底告别了夏季的舞台。


再后来,我读苏轼的《赤壁赋》,从中认识了一种叫蜉蝣的虫子,所谓朝生暮死,说的就是蜉蝣。

据说,蜉蝣从虫卵到成虫需要历时三年,经历四十次蜕变。而前三十九次蜕变都是在水下完成的,只有最后一次蜕变在出水时完成。沉溺三年,换来一天的飞翔,在这短短的生命中,绽放了最绚烂的光彩。


春末夏初,气温生暖,黄昏一到,成虫的蜉蝣就浮出水面,进行生命里最后一次蜕变,这次蜕变,只为自由自在地飞翔。它的翅膀很大,一旦张开以后就再也收不起来了,对于蜉蝣而言也不需要再收起翅膀,因为在生命的最后一天里,它需要时刻保持飞翔的姿势。

《动物世界》里的专家介绍说,三亿年以来,蜉蝣几乎没有发生过改变。从存在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以朝生暮死夜夜老的姿态繁衍着。它该有多热爱天空,才能在水下连续不间断沉寂三年之久,只为换来短暂的一天飞行。


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蜉蝣顾不上进食,连交配繁殖都是飞行在空中进行。它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努力保持着飞行的姿势降落在水面上,为了这一天,它已经准备了一千多个日夜了。 


留言:此文没有结尾,看到这里的人可以畅所欲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