喇叭沟门第二天之-百丈崖顶寻天柱,荆棘密布终失途

亲历山水 2019-02-19 06:10:41

第二天 百丈崖顶寻天柱,荆棘密布终失途

(一)山村晨曦

早上的阳光在山村照亮的时候,山村仍然笼罩在重重大山之中,晨曦被阻拦在大山之外,一丝微光在山顶弥散。气温微冷,穿上厚衣服,走出农家院,呼吸一下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


返朴归真亭


太阳逐渐升高。山村沐浴在详和的金光之中。


缸房沟村如同一个小盆地,四周群山环抱,阳光洒在群峰山坡与山顶,万般宁静。


沿景区联结路往五龙潭去的路上,秋光明艳,秋色绚丽,明暗相间,云高山幽。


这座凸兀的险峰,应当就在今天要去的五龙潭景区。--后来知道,这就是北天柱峰。


路边的山楂树,果实磊磊,却被遗弃,地面落满一地,无人问津。


一轮残月,在碧空之上,半是透明,更显山月离人近,更显月明月更大。


(二)五龙潭景区

五龙潭景区,又曰百丈崖。之所以叫百丈崖,是龙潭的逐渐枯竭,五龙潭的景区名称已经名不符实了。

从景区入口至主景区沿途的红叶。


景区前方,有一座亭子耸立在山崖顶部。


这个景区也是环形的线路,按照上次来时的经验,决定还是先进清凉峡。

上山不久,一只肥硕的松鼠,在崖壁之上,一只松鼠在巨石之间跳跃。


清凉峡尽头,是一线天。


过清凉峡,再往上是橡树林,通往百丈崖景点。


第一处观点台


其实,百丈崖不仅对面是百丈直立的陡崖,翻过防护的铁栏杆,脚下也是百丈陡崖,站在崖壁顶端向外向下探看,深不可测,令人心惊胆颤。


百丈崖往上,还有北天柱峰。所谓北天柱峰,不知是否与天柱山并提并论?

沿山路,在橡树林中一路向上攀行,不久,是山崖边另一处峭壁。此处不再有防护的铁栏杆或铁丝绿篱。


北天柱峰应当仍在上面,可是已经不再有明确的路标。好在山路还在继续向上延伸,于是,沿路上行。

老吕膝关节本就不好,先下到往五龙潭的路口等待我们。

往上走的路,先要钻过一道不高不低的拦路铁丝,而且还有一道游客止步的路牌。


山林渐密,荆棘封路,道路逐渐从山林转移至峭壁之上,按位置,应当是刚才看到的百丈崖之上的山坡。往对面看去,重峦层叠,万山起伏,山与天齐,秋色笼烟。


往上又越两道铁丝。脚下已经海拔1200多米,距北天柱峰的1300余米仅相差100余米;左上方看得到的一处高点,差距不大,就高度看,也许就是北天柱峰;从地图看,地名叫小西天,兴许就是同一个地方。


山路却向着右前方继续延伸,与刚才看到的高点相左,于是海峰尝试往上方左前方高点切过去,我尝试沿路继续往前走。路遇同行的几名探路的旅客,极力我放弃沿山路探路。于是前行不行,山路在山脊顶部落叶丛中蜿蜒前行,地势较缓,似乎比左上方为低,判断应不是地势更高的北天柱峰,于是放弃前行,转而与海峰他们汇合。

山顶之上,下方是峭壁陡立,苍松虬劲,巨石如危卵相叠,巨石与巨石之间不可攀越,而荆棘密集,阻断道路。


远望小西天,尚有相当一段距离,并且远足可寻。


不得已,放弃攀登北天柱峰,原路返回。

--后来,从景区示意图上看,小西天又叫莲花峰;而北天柱峰,应当就是来时路上所见的晨曦之下的那段陡崖;而通往北天柱峰的路,就应当是我尝试继续前行终而放弃的山脊上落叶丛中的山路。

正是:百丈崖顶寻天柱,荆棘密布终失途


下山途中遇见一所小木屋的框架,应是有人曾经在此野营。


路遇的美女,养养眼。

母女俩,可爱而勇敢的小男孩


回至清凉峡与五龙潭的路口,汇合了老吕,且往五龙潭方向前行。

五松岩,有五塔寺的味道。


前方绝壁之巅,一座小亭子,与进入清凉峡之前在景区下面所见的亭子相同。


绝壁下一座稍矮的小山头,山巅之上也有一座小亭子,相同的小亭子,这才应当是景区下面见到的那座。


远眺群山,秋林与红叶相映;岚烟在斜阳下生辉。


路边的野菊花


山崖下的小黑豆,有一种酸甜的味道,不是很好吃,也不是很难吃。


五龙潭的源头之一,龙泉,一个不大的水池,落满枯叶,与龙泉之名不相称。


下方山崖上一段小瀑布,长久的冲刷,瀑布下方形成一处壶穴。这么小的瀑布,是不可能冲刷出这么大的壶穴的,这是多年前水流丰沛所形成。


龙泉与瀑布等水源形成的五龙潭,只有上游的补给,由于水量小而没有出口,几乎成了一潭死水。

潭边一个活泼的小姑娘。


山上所见有铁亭子的矮一点的山头,在低处看,悬崖壁上还有两棵松树,一棵极似迎客松。


于是下山。


从景区门口回望北天柱峰,确实如通天神柱一般陡峭险峻壮观。就如同第一次来时的感叹。

(见附篇链接:《是否梦中的那座山》)


景区道路出口终点的路口,笼子里两只村民所养的野兔。


2018-10-2,6日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