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国道上的话痨司机

小青年的故事 2018-11-08 10:56:16


“走107吧师傅。”

“好嘞。”


每次在市内打车回家,我都这么跟出租车师傅说。回家的路线中,宝安大道红绿灯又多又漫长,107国道是最佳选择。


师傅关掉双闪,挂一档放手刹,车子低鸣着开往黑夜。



我是一个卖房的,本来经常在外面跑业务,今晚留在了公司里加班做下一季度的工作计划。


工作计划这东西让人很纠结,特别是自己制定业绩目标,这就像恋人之间关于未来的承诺,你承诺得太多,怕自己做不到;你承诺得太少,对方会说你不够爱她,没有安全感。


而在上个季度业绩惨淡的情况下,别说是定目标了,连后续的工作也变得十分艰难。


车子经北环大道驶入G107,窗外的车流也多了起来。手机弹出一条消息:“于生,不好意思,那房子我们不考虑了”。


“靠,你大爷!”虽然早已习惯意向客户在交定金之前反悔,但在这紧要关头来这么一出,还是觉得很操蛋。我叹了一口气,我望向窗外。


“小伙子别垂头丧气,生活总有无奈,多往前看。”


呵,这年头,出租车司机也给我灌鸡汤?“麻烦你也往前看,前面在修路。”


刚说完,师傅的手机也“叮”的一声,师傅关了转向灯按下语音——


“爸爸,你莫斯时候回来社?”

“爸爸冒的那样早,伢子早点去睡,听话社。”


两人说的不知道是哪儿的方言,但我大概还是听懂了。


“你小孩啊?”我问师傅。


“是啊,肠胃炎发烧住院了,我呢得跑夜车,晚上也不能去看看他。唉,他妈也在怪我,可我得赚钱啊没办法咧”


“生活总有无奈,多往前看。”我用师傅的话反过来安慰他。


“哈哈”,师傅干笑两声,用远光灯闪了闪前方乱变道的货车。“确实啊。诶,你知道我年轻的时候干嘛的吗?”


“干嘛?”


“我开过拉力赛车的啊,韩寒知道伐,就那种。”


“嗯知道,后来呢?”


“后来啊,嘿嘿后来技术不够,没钱,没车队要我,就过来深圳开起了出租。”


我瞄了下前方司机的证件,发证日期写着“2004年”。


话痨司机继续说:“所以说无奈咯,想开赛车,现在开起这破出租,车子除了喇叭不响,哪儿都响。嘿嘿开玩笑,喇叭还是能响的。”


“我跟你说,我们开出租的,无奈的事情多着呢。你知道我们最不想接的是什么乘客?”


我摇摇头。


“一种是喝醉酒的人,这些呢,都是接单之后人家上车了我才知道,可你不能赶人家下去是吧。喝完酒,骂人的、吐的都有,那叫他娘的烦。”


“另外一种呢,是孕妇。男的在一边只知道叫我开快点开快点,有次开太猛过一个减速带颠了一下,那男的又说‘你能不能慢点啊!’,真服了。不过呢,孕妇还是不忍心不接的是吧,人命关天啊,是吧”



出租车还在107国道上疾驰着。据说这条107国道是我国最繁忙的国道,贯穿南北,起点在北京市西城区,终点在香港,途经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广东。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让司机沿着这条路一直开下去。



“生活就是矛盾,人生就是无奈,你说对吧?”


可能师傅的话痨感染到我,我回过神来:“可不是嘛,我一个卖房的人,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买上几平米厕所,也从没住过什么豪宅,就整天鼓动别人买,说这个户型通透,那个户型方正。”


话刚讲完,我就想起可笑的房地产行业——一个楼盘只要有点像样的绿植,就对外讲“绿色园林生活”。只要有座小山有个小湖,就能吹嘘“尊享湖山盛景”。


听到我还算比较积极的回应,师傅似乎受到鼓舞,继续说:“不过现在我也很坦然的咧,虽说开出租比不上开赛车,但我也知足啊,至少也是自己爱好嘛对吧。冬天不用吹风,夏天也有空调。”


师傅顿了顿,又说:“但是我也有追求有目标的啊,金牌司机什么的都拿过了,这些都是小目标,我现在就想着好好挣钱再去赛车场参加一场比赛。嘿嘿”


“挺好。”


“小伙子,不介意我抽根烟吧?”得到我的同意后,司机摇下窗户,单手抽出一根黄鹤楼点上,烟雾一被吐出,就往窗外窜去,瞬间消散。



一根香烟过后,师傅的聊天欲更加高涨:“你看这107上面,有人开豪车、有人开普通车、有人开货车、有人开出租、有人修路,都走在相同的路上,却有着不一样的目的地。所以知足常乐啊,有些事羡慕不来呀。”


我笑了,呵,这司机大哥讲话一套套的,还他妈的越讲越哲学。不过他的话,倒让我想起阿兰·德波顿的一句话——“生活就是用一种焦虑代替另一种焦虑,用一种欲望代替另一种欲望的过程。”



过了西乡大道的匝道口后,我们看到路边的一起车祸——泥头车追尾小汽车,所幸不是很严重,估计没人伤亡。


司机话匣子又打开了:“唉,我跟你说,107上经常发生车祸,深圳这段还好,这条国道在外地一些比较落后的地方啊,经常出事。你知道吗,那些泥头车啊,如果撞到人,很多都不会立刻停下来,而是直接碾过去。为什么?因为撞伤人,得慢慢赔,耗不起啊!所以说人活着,还能有追求有希望。人一死,什么都没了。你说焦虑那么多有屁用,该干嘛干嘛,对吧?”


我不置可否。



在汽车离开107转入辅道之前,收音机里的午夜电台里传来了一首歌,听完前奏才发现是纵贯线的《亡命之徒》。


今晚坐在车上听到这首歌,发现别有一番滋味。张震岳和周华健在控诉现实,李宗盛则循循善诱——“人再有本事,也难抵抗命运的不仁慈,这道理再简单不过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最年长的罗大佑则默默地和着声。


很可惜,这支由几位台湾音乐顽童组成的乐队,不到两年就解散了。


“嘿,这首歌好。你听他唱的‘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人穷得发疯,有人富有,把钞票当枕头’,哈哈有意思,不过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歌曲播完,车子刚好转入了宝安大道上,过了两个路口便会到达住处。躲避红绿灯,省去了等待的时间,也相当于走了捷径。可生活中, 好像没那么多捷径能走。


到达目的地后,在打印发票的间隙,师傅问我:“你们这哪儿有卖宵夜的吗?我买点吃的给孩子他妈。”


给他指了方向之后,我下了车,在手机上给司机评价。平常遇到多话的司机,想图清净的我总会给个两星。这次,我给了五星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