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频繁烂尾的中国主题乐园? | TBO看天下

旅游商业观察 2019-03-14 10:48:38




频繁出现的烂尾

“命运多舛”的济南美猴王主题乐园,最近有了新动作。

 

日前,中弘股份发布了《济南鹊山主题公园土方工程招标公告》,其中“土方工程”预计进场时间为2017年4月——这意味着,济南美猴王主题乐园又有了落地的可能性。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2016年,该项目都曾宣布要开工建设,但均未果。

 

另外,据中弘股份2011年公开的信息显示,北京的“美猴王主题公园”预计投资约100亿元,位于怀柔区红螺湖旅游区——这个济南美猴王乐园的“难兄难弟”,也曾宣称将于2014年开园,但至今仍未开业。

 

这其实是个尴尬的故事。比如在2016年11月齐鲁网的一则报道中,一位市民对此就有个痛心疾首的吐槽。“当时买中弘鹊山龙湖的时候,就是看好这边旅游综合体,说未来规划建设美猴王主题公园。但现在主题公园一点动静也没有,小区面临交房,周边却一片空旷,感觉受骗了。”



可以观察到的现象是,一段时间以来,众多本土主题乐园疑似成为了房地产开发的“陪跑者”。而更多与美猴王乐园类似的案例,同期在其他城市也在接连上演。

 

2012年9月,北京昌平区“烂尾”14年的沃德兰游乐园,其拆迁工程悄然进行;去年7月,投资38亿的武汉万达电影乐园,仅开园19个月便停业关闭;曾号称亚洲最大的顺德史努比公园“烂尾”14年后,才在去年宣布开业······

 

更宏观的视角,可以告诉我们这是个怎样的现象。据中国旅游经济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近10年有80%的本土主题乐园关门,甚至不少乐园在开业不久之后就宣告失败,近10年来总计沉淀资金达4000多亿元。



另一方面,据好奇心日报报道,全国共有 2800 多个大大小小的主题乐园式旅游景点,但是他们中的 90% 都不赚钱,继而使得主题乐园“每三年更新 30% 游乐设施和内容”的要求难以实现——对游客来说,活下来的很多主题乐园也是死气沉沉、设施老旧,毫无吸引力。

 

时至今日,华侨城开创的“公园+地产”的辉煌商业模式,似乎已经到了需要推陈出新的节点;而华侨城、宋城等公司曾经的成功,也变得不可复制——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真正希望通过主题乐园挣钱的商业势力,接下来该往何处去。毕竟,去年迪士尼登陆上海滩搅动的一池春水,让业界再次认清优质主题乐园的商业潜力。

专业运营商蜂拥进场

“开发商可以拿到地,但却少有开发商能够运营好配套的酒店、主题公园”。票管家景区事业群总经理刘乾告诉TBO。

 

一个简单的例子是,房地产项目中通常会配有高档酒店,这些酒店通常由酒店管理公司来运营。“例如喜达屋、洲际、维景等越来越多的酒店集团,正在走轻资产的品牌管理输出模式,而在景区界却缺乏类似的专业管理运营商。”

 

“主题公园就应该由专业的机构来运行,这样既能满足政府的要求和初衷,开发商的精力也可以专注于他们擅长的房地产开发,无需在主题公园上耗费精力,并且浪费成本。”易观智库分析师姜昕蔚在接受TBO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已经有多方商业势力盯上了这个好生意。比如恐龙园、嬉戏谷、宋城等运营较为成熟的主题乐园,在尝试做输出管理;OTA企业也在做景区运营托管;包括从规划、设计、广告等行业延伸出来的第三方公司,都在向这个方向尝试。

 

但大家基因不同,玩法自然也不一样。这样的例子有很多。

 

去年6月,宋城集团与炭河旅游建立“宋城·宁乡炭河里文化主题公园”,为合作方提供商标使用权,协助规划景区建设,为景区打造特色旅游体验、并进行日常管理。宋城集团除收取炭河旅游2.6亿的服务费用之外,每年还收取项目20%的可支配经营收入作为管理费用。

 

这可以看做是一种擅长“人才输出”的商业策略,它需要的是多年运营景区的经验,以及与业主方的磨合——因为很“懂”,所以更要注重强势之余的合作细节。



OTA方面,同程在2015年就已经成立景区托管公司,和100多个景点景区签订了托管协议,而驴妈妈背后的景域集团也与不少景区签订特许经营权。显然,OTA的优势在于可以带来直接的客源,但缺点是景区运营的经验不够丰富,未来可能需要大量挖人来解决问题。

 

而第三方企业这个范畴,也在不断涌现野心勃勃的景区运营公司。比如旅游规划公司巅峰智业,其目前已经参与包括重庆长寿湖、万盛黑山谷、山东淄博周村古商城等全国40余家景区运营管理,并称自己是中国首家提出“像管理酒店一样管理景区”的公司。

 

总体而言,这还是个风云初起的混沌江湖,每一方势力的优势和短板几乎一样明显。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商业大戏中,本应唱主角的主题乐园自身,有没有可能搞出新的玩法?

主题乐园联盟可行吗? 

某投资管理咨询公司陈江河(化名)告诉TBO一个新思路,但他认为问题的关键是,“没人愿意做”。

 

“比如建立行业联盟,采取预售模式,一张会员卡(也可以是次卡)可以到任何联盟内的乐园玩。以此建立资金池,再找基金公司操盘,这样消费者获利,乐园也可以快速回笼资金。”

 

事实上,会员卡的玩法在业内不算新鲜。据陈江河透露,上一季度迪士尼的季卡销售额已经达到上亿元。另外,欢乐谷在也以卖年卡甚至终身卡的方式回笼资金。

 

但以联盟的形式推行,似乎就很难了。“联盟内成员利益如何划分?谁说了算?金融风险谁来承担?”陈江河表示,这对于各成体系的主题乐园来说都是难以解决的问题。

 

“随着上海迪士尼生态的逐渐成熟,国内老的乐园会死一大批,新的还会出现很多烂尾。”这是陈江河的判断。面对迪士尼以及一大波即将登场的国际主题乐园的威胁,本土主题乐园该如何突围?TBO也将持续观察。

 

该报道部分内容综合整理自:齐鲁网、每日经济新闻、好奇心日报、北京商报、广州日报、中国经济网等



本文作者:黎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