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两个陌生女.人合租,晚上她们竟对我……

触碰爱情 2018-10-09 12:56:32


从戴了爷爷从大兴安岭托人送来的玉佩后,方扬这几天总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太对劲,经常往外冒凉风,凉飕飕得好像敷了薄荷一样。

  

  方扬七岁的时候,父母突然双双离开,家里只有爷爷一个人照顾他。方扬上了大学以后,爷爷去了大兴安岭,把他留在了江北市。

  

  大学毕业,方扬来到了红杉高科,这是一家以新能源科技研发,为核心竞争力的集团公司,资产上千万,在江北市赫赫有名。

  

  方扬在这一干就是三年之久。三年的时间里,他从一个小职员成为了市场部总监,在他的努力之下,红杉高科在江北市新能源的市场份额扩张了一倍多。

  

  可以说,红杉高科能有今天,方扬是当之无愧的功臣。

  

  今天是红杉高科创立十周年庆典,方扬将是这场庆典的主角之一。

  

  在庆典上,他将被当场提拔成公司副总,并且宣布和董事长任长江之女,任雪莹的婚期。

  

  方扬很兴奋,不仅仅是因为双喜临门。更重要的是,他在三天前,发现了红杉高科最新一期三亿项目的致命漏洞。

  

  他利用这几天时间,设计了一套修补漏洞的完善方案。准备在今天,在庆典上,作为礼物,送给未来的岳父大人。

  

  庆典在九点正式开始,方扬八点就出了门,他西装革履,脚下皮鞋擦得锃亮,开着黑色的雪铁龙,向公司方向行驶。

  

  黑色的雪铁龙干净利索,但这并不是方扬的车,而是一辆电招出租。

  

  他的车在三天前被汽车修配站的员工开出去肇了事,这是修配站临时借给他代步用的。

  

  也许是因为周一的关系,江北市的交通比往常更堵,方扬走走停停,好在时间充足,而且他的心情很好,因为他即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师傅,麻烦你去富水路的红杉高科,谢谢。”突然,雪铁龙的后门被人拉开,没等方扬回过神,一个女人就不由分说的坐了进来。

  

  “这,这个,不好意思,我这不是……”方扬摇了摇头,显然对方把他当成出租车了。

  

  他立刻回头想要解释,但没等说完,就见女人掏出二百块钱递了过来。

  

  “师傅,麻烦你快点,我不差钱。对了,还有请别转过头来,我要在车里换衣服,谢谢。”女人根本不给方扬说话的机会,说完就自顾自的换了起来。

  

  “不差钱,靠,老子还不差钱呢。”方扬顿时不爽,可回头一看,眼睛一亮,想不到竟然是个美女。

  

  “和红杉高科约好了九点,现在还有30分钟,一定不能迟到。这个项目很重要,一定要谈下来。”女人把背包和文件放在旁边,显得有点儿忙乱,她鼓舞自己,行动了起来。

  

  女人长得很漂亮,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她的眼睛很大,鼻梁坚挺,有天生的婴儿肥,看起来可爱而又迷人。

  

  女人看方扬没有发动车的意思。眉头一皱说,“师傅难道你是被别人用滴滴预约了?”

  

  说完女人马上又掏出一百元,伸了过去:“没事,这单你不接,扣多少钱都算我的,我再给你加一百,拜托,我真的很着急”。

  

  看得出来女人是个急性子,边说边拍着前座的头枕梆梆响。

  

  “叫谁师傅呢,没有礼貌,你见过这么年轻的师傅啊,叫帅哥。还有,我不是出租车……”方扬这个郁闷,被人误认为是出租车也就罢了,重要的是,还变成了师傅。

  

  这年头,上了年纪的屌丝才是师傅,有钱的都叫大叔。而且方扬一点也不老,衣装笔挺,虽不说是高富帅,但也是一个精神的小伙,靠脸吃饭呢。

  

  方扬有些恼火,转身想给自己正名。可没等他的话说完,后半句就直接咽了回去。

  

  顺着他的眼睛向前望去,只见这美女竟真的在车里换起了衣服。

  

  方扬虽不是活雷锋,但是对美女还是乐于帮助的,况且俩人又的确顺道。最重要的是,秀色可餐啊。

  

  美女在车里换衣服,这事,还真是第一次见。

  

  雪铁龙重新启动,方扬坐在驾驶位置上开车。他小心思不断,内心深处十分纠结。

  

  看还是不看。

  

  不能看,我是正人君子。

  

  有便宜不占是傻比,更何况,你现在就是一出租车司机。

  

  “不看白不看,反正也是一锤子买卖,下了车谁认识谁!”

  

  方扬长呼了一口气,眼睛偷偷向上,瞄起来后视镜。

  

  只见女人的上衣已经褪去,上半身只留下一件黑色的内衣。她的身材很棒,皮肤白嫩细腻。

  

  她正在弯腰,并没有注意到方扬在后视镜里的眼神。她的腰身纤细,随着身子慢慢的低下去,胸口处的一对峰峦,顿时猛的一颤。

  

  “妈的,这场面简直了啊!”

  

  方扬咽了口吐沫,这一幕实在是有够热血喷张,他下意识的多看了几眼,连双眼上突兀的干涩都没能察觉。

  

  “好好开你的车,再敢抬头偷看一次试试。”就在这时,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她抬起了头,一眼就发现了后视镜里方扬贼溜溜地正往后看,脸色一黑,大声呵斥。

  

  “你误会了,我是在看后面的车,你不是着急吗,我得变道超车快点儿开。”

  

  被人发现,方扬赶紧目视前方,一脸的尴尬,编了句瞎话搪塞。他加速前行,手心尽是汗珠,显然刚刚那画面让他心潮澎湃,感到无比的刺激。

  

  男人总是色心难灭,死性难改。虽然刚被训斥,方扬还是没能忍住,趁女人没注意,这眼睛就再一次向上抬了起来。

  

  这一次,女人已经换好了上衣,那是一件白色衬衫,衬衫的领口处有特殊的褶皱进行装饰。

  

  褶皱下,是女人若隐若现的内衣,这么一看,那种神秘感更加充足,叫方扬心里有些痒痒。

  

  女人正在低头在认真系扣子,后视镜里色眯眯的眼神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方扬放心大胆地看了起来,一时不自觉地放慢了速度,后面的车忍不住狂按喇叭。

  

  “警告你最后一次,再看就挖了你的双眼。”女人听到喇叭声,察觉到了什么,抬头果然抓到了方扬,她立刻脸色一板,狠狠地说道。

  

  被人连抓了两次,方扬只觉得自己的脸一红一白,马上又辩解,“我违约拉的你,为了快,差点儿闯了红灯,结果还得挨骂,真倒霉。”

  

  “都说了会给你加钱,但是你再偷看,就死定了”,女人甩了句狠话,就忙着整理带来的材料,没工夫再搭理方扬。

  

  过了十分钟,红杉高科终于到了,看着右侧的摩天大楼,方扬想看又不敢看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这一路,他着实感到煎熬,面对后面座位上性感妖娆的美女,就像干渴时看到摆在面前的冰冻可乐,却又不能喝,那种抓心的感觉,让他坐立不安。

  

  “行了,再多给你一百,不用找了。”这时的女人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她再次甩给方扬一百块钱,拿着自己的包匆匆下了车。

  

  放下车窗,看着女人的背影,方扬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嘀咕着会不会有再见面的那一天。

  

  “算了,我已经有莹莹了。”方扬笑了笑,把车子停好,他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大步流星地走进了红杉高科的庆典中心。

  

  不过在走向庆典中心的路上,方扬的双眼猛的一疼,眼前一切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只有一片金光频繁闪烁。

  

  方扬停下脚步,用手揉了揉眼睛,他重新抬头,发现所有人的动作都忽然慢了起来。每个动作的细节都被看得清清楚楚。而且胸口一热,仿佛有一股热浪钻进身体里一样。

  

  “怎么回事。”方扬用力摇了摇头,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摸了摸胸口。这种怪异的现象顿时消失,眼前的世界恢复了正常。

  

  方扬嘴里嘀咕,还以为这是劳累过度,说有时间要去医院看一看。他抬手瞧了眼手表,庆典已经快要开始了。

  

  方扬到了现场不久,庆典就开始了,他坐在人群中间,看着台上的未来岳父脸上充满了自豪。

  

  “下面,我有两件事要宣布。”董事长任长江致辞结束,拿着麦克风讲了起来。

  

  方扬用手正了正领带结,知道自己上场的时候到了。

  

  近在咫尺的台下,任雪莹一脸幸福的走了上去,可她的身边却站着另外一个男人,而且,两个人的手在此刻是紧紧握在一起的。

  

  看到这,方扬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双眼紧紧的盯着台上。

  

  “从今天开始,张凯将担任公司行政副总一职。同时12月8号,是他和我女儿任雪莹的婚礼。”红杉高科董事长任长江一脸喜色的大声宣布。

  

  “方扬,一定记得来参加我和雪莹的结婚典礼,你是她的前男友,我们两个都希望得到你的祝福。”张凯接过麦克风,眼睛在人群中扫视,他一眼就发现了站起来的方扬,嘴角扬起一抹嘲讽。

  

  刷!

  

  万众瞩目!

  

  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刻纷纷转向方扬。

  

  全公司都知道方扬和任雪莹是一对,俩人的婚期要在今天宣布。

  

  议论纷纷,所有人都搞不清状况,但大家都知道一点,那就是方扬被甩了,爱人结婚了,新郎不是他。

  

  他脸色难看,一时有些无法呼吸。抬头瞪大眼睛盯着台上的任雪莹和张凯,双拳紧紧握在一起,支持着身体,想尽量保持自己最后的一点儿尊严。

  

  “好,庆典正式开始,方扬,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任长江摆了摆手,场面不能就这样僵持,他立刻宣布庆典开始,进行抽奖环节。

  

  庆典开始,但大家显然对红杉高科的恩怨情仇更感兴趣,一个个抻着脖子往外看,盯着方扬窃窃私语。

  

  方扬不想继续待着这儿,成为大家的笑柄。一个决然的转身,他尽力保持一副不在乎的模样离开庆典会场,大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从小方扬就明白,抛弃他的,再美好都不值得留恋。红杉高科注定只是过去了,他现在要离开这,毫不犹豫。

  

  至于去董事长的办公室,去他妈的吧!至于别人的目光,都见鬼去吧!

  

  咔咔!

  

  那是一阵高跟鞋的响声。紧接着便是一件淡黄色的连衣长裙,再向上看,是任雪莹那张清秀的面孔,格外熟悉。

  

  “你继续留在红杉,也没什么意义了,这些给你,从此我们再无瓜葛。”任雪莹开口道,她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一沓现金和一把凯迪拉克的车钥匙。

  

  支票是空白的,可以任凭方扬填上字数。现金通红,看数量有两万之多,但此刻却显得格外刺眼。至于凯迪拉克,那是方扬和任雪莹当初一起选的。

  

  整个办公室鸦雀无声,谁也没想到,任雪莹竟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来结束,而且话说得这么绝,不仅结束关系,而且摆明要赶方扬出红杉。

  

  方扬虽然是红杉高科的功臣不假,但跟张凯一比,终究是差了。后者是宏盛集团的太子爷,而红杉高科也只是宏盛集团的分公司而已。

  

  叹息声从看热闹同事的嘴里传出,大家纷纷侧目,似不想去看到这一幕。

  

  方扬的面孔抽搐了两下,他一言不发,而是一把抓起支票和现金,直接扔到了天空。

  

  白花花的纸片散落到地上,鲜红的钞票如同一片血色。

  

  “方扬,我早就说过我们不可能,你死了心吧。”任雪莹面带鄙夷,她觉得这种补偿方扬没理由不被接受,而后者竟然做出了如此幼稚的行为。

  

  欺人太甚!

  

  这红杉高科如此对方扬,就算留他,他也不会再干。人活着,要一口气。有尊严,腰杆笔直。

  

  “贱人!”

  

  自始至终方扬一句话都没有说,可现在,他一开口就是这两个字。

  

  震惊!

  

  目瞪口呆!

  

  要知道,这里可是红杉高科,方扬还没走出大门呢。

  

  再看任雪莹,她俏脸通红,被这两句话骂的肩膀颤抖。

  

  “你再说一遍!”就在这时,一双大手扶上了任雪莹的肩膀,众人抬头一看,正是张凯带着两个保镖从会场走了过来。

  

  “我用过的二手货,你喜欢,随便拿去用!”方扬一脸嘲讽,他一脚踩上钞票,拿着自己的东西就要离开。

  

  “你特妈说什么!”张凯双眼一瞪,火冒三丈。

  

  “二手货,你喜欢?那送你了,哥不要了!”方扬视若无睹,看着张凯一脸的不屑。

  

  方扬这种表情,让张凯下不来台。在他看来,像方扬这样的家伙,应该跪地求他放过才是。

  

  可现如今,却是他在被人讽刺。尤其是二手货那几个字,更是仿佛一记巴掌,狠狠的摔在了他的脸上。

  

  哥不要了,送你了!那是我玩过的!

  

  没错,任雪莹就是他用过的。这是不争的事实,是谁也改变不了的过去!

  

  张凯是什么人,宏盛集团的太子爷。而宏盛集团又是怎样的企业!资产上百亿,产业遍布整个龙江省。上市集团,威名远扬,势力十分庞大。

  

  作为宏盛集团未来的继承人,按道理是不会跑来偏远的江北市。

  

  可宏盛集团的下一步战略布局就在江北市。红杉高科所签署的,三个亿的新能源技术开发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能利用在出租车行业以及其他行业上,无异于先人一步,利润率就更不用提了。

  

  否则,以他一个阅女无数的大少爷,怎会接手被人上过的女人。但事实就是如此,不管原因是什么。

  

  这一口气让他难咽,心里的火气噌噌直冒。

  

  “我看你是找死!”张凯怒声说道。他右手一抬,就立刻有保镖冲了上去,毫不犹豫就是一拳。

  

  “区区一个没用的垃圾,也敢跟我张凯斗,把他给我赶出去。”张凯怒声说道,他看见方扬挨揍,心里终于爽了,虚荣心得到满足,恢复了往日神气的公子哥姿态。

  

  挨了保镖一拳,方扬的胸口开始发闷。紧接着,更有一股疼痛感遍布全身,有股热气上扬,瞬间就冲到了嗓子眼。

  

  不过,这种感觉被方扬控制住了。他强忍着难受,擦了擦嘴角的血。

  

  “对了,她床上功夫不错,当然,这都是我调教的功劳,就是不知道你行不行了!”

  

  方扬从地上站起来,眼里没有任何恐惧,还是那股冷冷的鄙夷。他看了一眼张凯,略带踉跄,伸手捂着胸口,说完话就坚持走出了红杉高科。

  

  至于任雪莹,已经没资格出现在他的眼睛里了,恩断义绝。

  

  看着方扬的背影,张凯嘴角露出一丝阴狠。

  

  如果不是众目睽睽不能杀人,就凭方扬刚才那句话,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不过,虽然表面上不能做到太绝,但背地里却有了小动作。保镖是练家子出身,早已用了暗劲。

  

  “告诉江北市的其他公司,谁要是敢聘用他,就是跟我宏盛集团作对。”张凯心里冷哼,他的眼眸有一丝凶狠。

  

  站在红杉高科的大门口,方扬心中的怒火翻腾倒卷。他恨不得同张凯拼命,可理智告诉他,要忍。

  

  他要忍辱负重。红杉高科势大,不是他方扬现在可以抗衡的。更何况,还有张凯和他背后的宏盛集团。

  

  不过他年轻,机会无限。而且他知道红杉高科三亿项目的致命伤。

  

  这个项目是他方扬一手构建起来的,要想摧毁,同样轻而易举。

  

  “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我能让红杉高科的资产翻倍,就同样能把他摧毁。”

  

  方扬再次回身看了一眼红杉高科的金字招牌,将它牢牢记在心底。他双拳紧握,血脉燃烧起热浪,暗下决心,一定会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师傅,送我回新阳路。”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方扬的身后响了起来。

  

  方扬回头一瞧,脸色顿时古怪。

  

  顺着他的眼睛向前望去,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一早上把他误认为是出租车司机的漂亮女孩。

  

  女孩穿着白色半袖衬衫,干净细腻的手臂露在外面。她的衬衫胸口处微微开启,有特殊的褶皱作为装饰点缀。

  

  “我不是出租车司机。”方扬解释了一番。不过随着一张嘴,空气进入胸腔。那股子始终盘旋在他体内的痛感,瞬间被放大。自胸口传遍全身。

  

  气血倒流,让方扬内脏难受。他嗓子一腥,是要吐出来。却被他生生压了回去。不过下一秒,这鲜血顺着他的鼻孔往外流,还是让他眼前一黑,生生疼晕了过去。

  

  他倒下的瞬间,响起了女孩的一声尖叫。

  

  同时这鼻子里的两行鲜血,顺着脸颊落到了胸口的玉佩上,隐约一道金光闪烁,随即没入方扬的胸口。

  

  楼上的张凯眼看着方扬一步步艰难地挪出大厦,在方扬倒地的一刻,他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一种报复的快感涌上心头,“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红杉高科对面的小街里,迷迷糊糊,方扬抬起了手,他好像摸到了什么,手心很软,而且还有一缕温暖。

  

  “混蛋,你的手要放在哪里。”一声尖叫打破宁静,把昏过去的方扬豁然惊醒。

  

  睁开眼,方扬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美女的大腿上,而他的手,则放在人家的酥胸上。

  

  这女孩有点眼熟,大大的眼睛活泼而又深邃,鼻梁坚挺,皮肤白皙。她长着天然婴儿肥,很可爱,面相温柔,看起来十分旺夫。

  

  “这是……”看到这,方扬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如果他没记错,这正是一早上,把他误认为出租车司机的那个美女。

  

  他的意识猛地复苏,想起了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和那声尖叫。他在红杉高科的外面,再遇到了这个美女。并且在看见她丰满身材的刹那,流出了鼻血,然后昏倒了。

  

  “对不起,对不起。”想到这,方扬赶紧从美女的大腿上爬起来,一脸尴尬。他暗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不争气了,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流鼻血。

  

  不过一想到美女那身材,他的眼睛不自觉的瞄了瞄。

  

  “色狼,你还看,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我就不该救你。”方扬的眼神,叫美女抓了个正着。她怒声说道显然十分不悦。

  

  美女学过一些急救知识,把方扬放在了大腿上,让他的血液进行流通,并且按压他的人中。

  

  “对不起,我不是色狼。”方扬连忙解释,尴尬的抬起头。他看着美女,说自己其实是红杉高科的员工。只不过,刚刚已经辞职了。

  

  “你不是出租车司机么?怎么变成红杉高科的员工了?”女孩瞪大了眼睛,颇为诧异。她上下打量着方扬,瞧见他西装革履的一身,和地上凌乱的办公用具,恍然大悟。

  

  “对不起,早上实在是太着急了,不好意思,把你当成出租车司机了。”女孩吐了吐舌头,一脸抱歉的解释道。

  

  她大大方方,是把之前的误会一扫而空,主动伸出了手笑着说道:“我叫韩雪晴,谢谢你早上送我。不过你怎么从红杉高科辞职了,不用说我猜得到,一定是这些家伙有眼无珠,哼。”

  

  女孩脸色微红,眉目间有丝丝的怨气,她的手里拿着文件夹,显然是其他公司来红杉高科谈合作的。

  

  不过,这合作,看样子并没有谈成。

  

  方扬没解释,说了句自己叫方扬。他让女孩在这等等,为了表示歉意,以及救命之恩,他要送女孩去新阳路。

  

  不到两分钟,黑色的雪铁龙便停在了韩雪晴的面前,方扬拉开车门让她上车,一脚油门,向新阳路开去。

  

  上了车,韩雪晴先是感谢方扬,然后不由分说就翻起了挎包,她拿出一份文件低头沉思,文件的封面写着百花科技公司项目策划。

  

  “你们是刚成立的科技公司吧。”红杉高科就是科技公司,方扬更是市场部的行家。他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扫过韩雪晴手里的策划案,只几眼就看出了问题。

  

  “嗯,不到半年。”女孩的心思都放在策划案上,并没有抬头,只是轻嗯了一声,伸手捏了捏太阳穴。

  

  不过随后,她就想到了什么,抬头一脸诧异:“你怎么知道?”

  

  “策划里看出来的。”方扬伸出右手指着策划案说道:“先不说项目本身是否存在问题,作为一家新公司,首先你们的报价上就必须低于同行业市场价。”

  

  “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技术!”韩雪晴不服气的反驳道,这策划案可是她忙了两个晚上的成功,现在竟然被人给否定了。

  

  方扬摇了摇头:“只做网站和数据库,技术再核心又有什么竞争力?如果我是你,就把价格降低10%,额外增加2年的数据库维护服务。用低成本和优秀的售后,来增加竞争力。”

  

  不得不说,方扬的这句话还是很有杀伤力的,直接命中核心问题,让韩雪晴陷入了沉思。

  

  方扬见韩雪晴不吭声,便趁热打铁。倒不是他想表现自己,而是纯粹的想帮一下这个漂亮姑娘:“如果价格上可以再降低5%,就可是试着把服务器以及数据库的设备采购权谈下来。这样的话,从根本是并没有降低公司利润的,只是换了一种方法来获取。”

  

  说到这,方扬不再开口。

  

  再看韩雪晴,她掏出计算器在上面不停的按,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精彩:“如果真的可以把采购权谈下来,按照我们公司现有的渠道进行设备采购,利润反倒是超过预期的2%!”

  

  到了这时候,韩雪晴才意识到,开车的司机是个能人,她立刻抬起头,看着方扬,就差眼睛里冒出崇拜的光芒了:“你是策划大牛!”

  

  “我在红杉高科就是做市场的,会开车么?”方扬把车子停在了路边,面带微笑的问道。

  

  韩雪晴立刻点了点头,聪明的脑瓜顿时会意,她推开车门下了车,和方扬换了座位。

  

  “我们是创业公司,成立不到6个月,最开始还能靠人脉吃一些合同,可是现在人脉市场基本饱和,在不拓展新业务,就要周转困难了。”

  

  韩雪晴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她的小脸紧张的看着方扬,是已经把宝压在了对方的身上。

  

  殊不知,才过了不到十分钟,方扬竟把她的策划案彻底推翻,然后分分钟弄出了一个新的。

  

  他的修改案虽然版面因为仓促的关系,看起来有些乱。但条理清晰,目的明确。除了在价格上做出了调整外,更在原有的售后服务基础上,增加了好几条增值服务。

  

  比如每半年一次,免费检测数据库的安全性,如有需要免费给予数据库升级。免费提供设备的维修和检测等。

  

  这些增值服务,看似是百花公司额外提供。实际上,这都是在合约签署后,公司正常进行的售后内容。

  

  “策划案本身问题不大,我只是把顺序调整了一下。另外,把售后罗列的更加清晰,最起码看起来会很有诚意。”方扬在策划案上写下最后一个字,把案子交给了韩雪晴。

  

  “天啊,难道你是大神么,这,这也太快了,我看看。”韩雪晴是个急性子,她一脚刹车就把车子停在了马路中间,根本不管后面狂按的喇叭,直接翻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方扬苦笑,他提醒韩雪晴赶紧开车,否则会出现交通拥堵。

  

  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汽车,韩雪晴这才悻悻的重新上路,不过,她的小脸上充满了兴奋,看着方扬,满满的都是感激。

  

  “这下好了,一定可以签单。天啊,我该怎么感谢你,请你吃饭好不好。嗯,就这么定了。你一会在楼下等我,一定要等我!”韩雪晴小脸红扑扑,她此行的目的,是新阳路的龙腾集团。

  

  她把车子停在龙腾大厦的下面,眼眸之中放着惊喜之光,让方扬一定要等她,然后,急匆匆的下了车。

  

  就在这时,一辆7系宝马从远方疾驰而来,一个刹车稳稳的就停在了雪铁龙的旁边。

  

  宝马车门打开,一个浑身大牌的男人走了上来,他穿了一身骚气的粉色西服。手里捧着鲜花,几步就抢先走到了韩雪晴的旁边。“雪晴,等我一下。龙腾集团我熟的很,今天这单我帮你搞定。

微信篇幅有限

长按左侧识别二维码
即可阅读更多
未删减精彩后续


或者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也可阅读更有料的精彩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