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总是在完事后做的一个动作,我搞不懂……

羞羞日记 2019-03-14 12:25:18

亲爱的,请你自己,高傲的像个女王

我是个小公司的出纳,前一阵我丈夫吴诚找到我,说他那边出现了一些困难,让我想办法弄十万块给他周转一天,说好的一天,结果一周之后,他也没还上,还不认帐了。

 

挪用公款是要坐牢的,我急得到处借钱,但一时之间根本借不到,我妈知道后,私下借了高利贷给我补上窟窿,因为还不上,被借高利贷的百般羞辱逼疯了。

 

我也因为挪用公款被开除,没有了收入来源,妈妈的治疗费用交不上,还要躲高利贷催,我夜夜失眠,感觉自己快要崩溃。

 

可气的是,我后来发现,我丈夫借用的十万块,是用来买了钻戒追富家女。

 

感情和工作都遭遇重大挫折,人生陷入低谷,我又愤怒又拿他没办法,心里郁闷之极,独自来到迷情酒吧喝酒消愁。

 

好友陈佳说,吴诚可以用微信约到女人,你怎么就不能?拿出你的手机,打开附近的人,找一个帅哥,直接扑倒,替天行道。他吴诚能出轨,你凭啥就不能?你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只要你不说,没人知道你是已婚妇女!躁起来吧,去约,去浪!

 

我一想也对,我全心全意对他好的男人,他把我当傻子欺骗,我老老实实维护的婚姻,最后给了我这样的结局,我得到了什么?

 

别的我做不到,给他吴诚扣个绿帽子,我还做不到?

 

酒壮怂人胆,按照陈佳的教程,我约到就在同一酒吧的申俊,迷迷糊糊就被他带到了酒店。

 

我后悔了,并嚷嚷着要回家。

 

他将我甩在酒店的大床上,“你要回家?逗我玩呢?”

 

我表现木然,这让他不满,伸手捏住我的下巴,逼我与她对视,“既然出来约,能不能敬业一点,好歹给点反应。”

 

我无地自容,在这件事上,我一直都很被动。

 

狂风骤雨之后,他靠在床头,拿起手机的电话:“送衣服到希尔顿酒店806房来。”

 

我脸发热,他虽然粗暴嚣张,但心还挺细的,竟然让人给我送衣服。

 

然而送到后,我又懵逼了,那是一条红色范思哲,四角的,男人穿的。

 

可特么我是个女的啊!这人准备男式衣服,难道平时都是和男的鬼混?

 

他拿起那衣服晃了晃,像在摇一面胜利的旗帜:“两千多块呢,没穿过这么贵的吧?是大了点,不过将就了,宽大更透气。”

 

我将脸歪到一旁不理他,心里骂了一句变态。

 

他睡着后,我蹑手蹑脚地从他怀里爬出来,穿上衣服准备离开。

 

临走时又看了一眼他的脸,发现竟然出奇的英俊,五官如刀削,华美而坚硬。眼睛微闭,长长的睫毛覆盖下来。薄薄的嘴唇,嘴角隐隐带着嘲讽的笑意。

 

我迅速逃离酒店,在门口仰头看了一眼八楼,恍然如梦。没想到我曾念这种老实巴交的家庭主妇,竟然也会出轨!

 

本以为和申俊的一夜荒唐是开始也是结束,但上了出租车我才发现,慌乱中我手机忘在酒店了。

 

回酒店拿肯定不可能了,我不想回到那个让我羞耻和自卑的出轨现场,更不想和那陌生的男人纠缠不清。

 

回到家里,婆婆和吴诚坐在沙发上,看贼一样的盯着我看。

 

“你去哪了?”吴诚问我。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我像吞了一只绿苍蝇一样的恶心。就是因为他的背叛,害惨了我和我妈妈。

 

“我的事,不要你管,这房子是我妈买的,请你们滚出去。”

 

吴诚一耳光打在我脸上,“你不守妇道,婚内出轨还这么嚣张?这房子的名字是我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现在出轨了,还不净身出户?我问你,你的手机呢?”

 

我心里一惊,他怎么会忽然想到问我的手机?

 

“答不上来了吧?你的奸夫打电话过来了,说你的手机落在酒店的房间里了,他放在了前台,让你有空去取。曾念,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

 

我脑袋轰的一声,那个混蛋肯定是翻看了我的手机。吴诚的电话我存的是老公,还没来得及改过来。

 

他竟然把电话打在了吴诚的手机上,这下可害死我了!

 

我没和吴诚继续争吵,也懒得解释。简单的收拾了一些东西打算去疗养院看看我妈,可在公交站等了半个小时也没有等到公交。

 

这时一辆陆虎驶了过来,在公交站台停下,车窗摇下,车上的人盯着我看,竟然是酒店里的那个混蛋。

 

“上车。”他冲我叫道。

 

为了避免尴尬我慌忙上了车,随后车子启动,我也没有说话大概是太沉闷了吧,他突然扭过头打趣,“出轨被发现?被赶出家了?”

 

听到这个我瞬间火大了,没好气的说了句管你什么事儿,下一秒我看到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冷声道:“你再骂一句,我就让你滚下车。” 

 

“滚就滚,停车!”我恼道。

 

他一脚急刹,将车停在了马路中间,“滚!”

 

后面一片喇叭声和叫骂声,他全然不管。我打开车门下了车,车里扔出一个东西,是我落在酒店的手机,然后开车扬长而去。

 

我捡起手机拖着行李箱一边走一遍在心里把他骂了无数遍,不知道不觉到了疗养院,在病房看着我妈疯疯癫癫的样子,我心里难受极了。

 

就在这时,疗养院的工作人员找到了我,道:“你是曾红的家属吧?你们已经欠费了,请尽快续费,不然我们这边只有安排强制出院了。”

 

  我当场就急了,之前的钱都交了疗养费,现在是真没有钱了,正想求着他们宽限几天,工作人员直接走了。

 

想到自己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忍不住小声的哭了起来,妈妈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可怜巴巴地看着,我抱着她又哭起来,“妈妈,我不会让他们赶你出去的,我一定找到钱,把你治好。”

 

正在伤心的时候,我的电话又响了,是高利贷的打来的,高利贷的威胁我说,再不还钱,就让我妈去死。

 

我吓得不敢说话,直接挂了,然后关机。

 

拿着电话,我手一直在抖,心里非常害怕。

 

现在的情况,我得尽快找到一笔钱,不然真的活不下去了。可是该借的都借过了,我上哪找钱去?

 

对了,我还有一套房子,那是我妈买的房子,我凭什么让吴诚那个人渣住着,我要去把房子卖了给我妈治病!

 

可是,那房子当时买的时候,记的是吴诚的名字,他会同意我卖房子吗?

 

在妈妈的病房将就了一宿,第二天我来到了我以前的家,。

 

进了小区,感觉自己之前真的挺傻的。 

 

当初听说我们要结婚,我妈把半辈子的积蓄全部拿出来,给我们买了这套房子作为婚房,为了不让吴诚有想法,还特意把房产证写成了他的名字。

 

可我们母女俩在最困难的时候,吴诚这个人渣却根本不管不问,带着婆婆心安理得地住在我妈买的房子里。

 

我敲了敲门,没人应。我又加重了敲门声,吴诚这才来开门。

 

一看到是我,他的脸色马上阴了下来,“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你还来干什么?”

 

我一听就火了:“这房子是我妈妈买的,我妈现在被高利贷的逼疯了,治疗费用也没有了,我要把这房子卖了,给我妈妈治病!”

 

“这房子是我自己买的,房产证上就是我的名字,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这是我们结婚前买的,所以这是婚前财产,你休想染指,滚吧,以后别来了!”吴诚说着就伸手来推我。

 

“吴诚你个无耻小人,你不要脸,这明明就是我妈妈花光所有积蓄来买的,你凭什么占为己有?我卖房子是为了救我妈的命……”

 

“滚,你家的事,与我无关,明天我们去民政局办离婚,老子不要你了。”吴诚不由分说,将我推出了门外。

 

我不甘心,砰砰又敲门。

 

这一次出来的是吴诚的妈妈,她直接啪的一耳光就打在我脸上:“在外面偷人,还想要我儿子的房子?做梦吧你!”

 

“你凭什么打人,这房子明明就是我妈买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老婆子忽然倒在了我的脚边,抱着我脚嚎了起来:“打人了,打死人了,这个贱货在外面偷男人,还回来打人。哎哟……”

 

那层楼一共四户人家,听到老婆子的嚎声,全都开门出来了,问怎么会事。

 

老婆子嚎的更大声了,“曾念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在外面偷男人,现在还想卖我儿子的房子,我好言相劝,她还出手打我,用脚踢我,哎哟,我不活了……”

 

“现在的女人真不要脸,偷男人还想要人家房子……”

 

“我一直都知道她不是好东西,不要脸的东西!”

 

我一下子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再坚持,只会遭到更多羞辱,我只好落荒而逃。

 

走在街上,心情差到极点,坐在公交站台的椅子上,心里一片茫然,不知道何去何从。今天如果交不上费,那妈妈就要和我一起流落街头了,我该怎么办?

 

我拿出手机,准备把联系人里的所有亲戚朋友都打一遍,看能不能借到钱,结果找了五六个,并没有人愿意借给我,有的甚至说着说着就直接挂了。

 

虽然万分沮丧,但也只好接着往下打,往下翻看电话号码的时候,我发现我手机里竟然有申俊的备注,这应该是他在酒店里捡到我手机时存上去的吧?

 

既然存了,也试一下吧,我就拨了出去,结果是他助理接的电话,说他在开会,让我留下口讯,我没有留,直接就挂了。

 

然后我又接着打下面一个,申俊那里,我完全没报任何希望。

 

直到手机里的联系人全部打完,也没有人借钱给我。在我绝望之极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竟然是申俊打过来的。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电话,“喂?”

 

“我就知道你会找我,老地方吧,晚上六点。”是申俊的声音。

 

“其实我没有要找你,我找你是因为……”我语无伦次了。

 

那边电话里已经传来嘟嘟的盲音。他挂了。

 

我想了又想,决定还是去赴申俊的约,他是有钱人,我想问他借点钱,先把我妈的医药费交了。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内容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

▼  亲爱的,点这里,内容更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