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卖他的焦虑,你过你的人生

轻育儿重育己 2019-03-14 11:57:21


“不堪设想”这个成语我5岁就会了。


5岁那年,上学前班的我用蜡笔在学校楼道一楼到三楼的墙壁上,谱写了一幅巨型画作“好饿的毛毛虫”,线条蜿蜒崎岖又柔美流畅一气呵成。第二天全校个个教室的大喇叭里传出“通缉令”让罪犯主动招供,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毋庸置疑,论把P大的事儿营造出“后果巨严重”的恐怖气氛,我们中国老师的水准是一流的。


三十年过去了,我仍依稀记得那一刻,对于5岁“人设”就崩了的小女孩,世界如此可怕,人生如此灰暗。


渐渐长大了,才发现,这类事真的是个P!那些曾经让我忧心如焚、惊恐失措或泪流满面的往事,无一例外地变得遥远,天未塌,地未陷,后果远没那么“不堪设想”,而即使严重,也终有一日,它会如此无足轻重。


于是活到今天,我非常领情曾经那些屁事带给我的焦虑感。让我磨练了在深深的谷底,也能倔强地生活下去的勇猛。


是的,焦虑是一种正常的人类反应。我们普遍存在着对分离或失去,孤独,死亡和不确定性的焦虑。真实的焦虑是面对真实压力或危险时,产生的一些诸如担心、害怕、坐立不安的体验,适当的焦虑是有益的。


然而,在这个物欲横流、欲望泛滥的社会,“焦虑”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标签。前几天一篇《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的刷屏文,使“焦虑”这个词又一次被推到大众的视野当中。“贩卖焦虑”、“制造恐慌”的陷阱在于,并非所有的焦虑都是真实的。那些别人家的孩子、创业成功、套现15亿……都只是少数,光环背后,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所谓的成功人士,都有自己的焦虑,追赶别人是一条没有尽头也没有出口的路。


那么,面对他人兜售贩卖的焦虑,你如何拒绝买单,过不追赶别人的一生?


/01/

当下的力量


人本主义认为,焦虑是对当前发生的事情和今后要发生的事情的一种不确定性的恐惧。


活在当下,通过自我觉察来关注当下能帮助我们摆脱焦虑,因为只有当下才是最真实的。



当我第一次读约瑟夫·纽顿《当下的力量》时,对他说的“每一天都被视作为一段短暂得生命,如果我们能够不为昨天而烦恼,不为明天而忧愁,那么才能有足够的力量过好当下”并不以为然,觉得只有解决了具体问题才能不焦虑。后来作为佛学爱好者研读大乘,对其中道出的真相折服:你当下就是解脱的,你本来就是解脱的,其实道本圆成,无需修行。如果你刹那契入领悟此话微妙之意,从此深信无疑,那么这就是开悟,深信到极致,就是解脱。


只是人世间,这种无为、无所觉而觉,太难了。于是开始关注“当下”,习练正念,关注此时此地正在发生的,比如我们内在的情绪、身体的感受、头脑的念头。所谓安住在当下,就是有意识地觉察这所有一切,不做判断。


安住当下能使我们更加平静,而在静中,我们能生发出更大的能量,去抵挡焦虑。像《功夫熊猫》中乌龟大师说:你的思想如同水,当水波摇曳的时候,你很难看清楚。不过,当你平静下来,答案就清澈见底了。


爱因斯坦也说:“问题无法在它呈现的层面得到解决。”当我们平静时,更能具备解决问题的能力。


/02/

拥抱脆弱


首先意识到,对焦虑的压抑与回避,会使我们更加焦虑。


几年前的一次咨询中,来访者在“年龄回溯”(类似催眠的一种治疗方法)之后出现了强烈的躯体反应,手臂麻木颤抖,心慌难耐,她要求抽支烟缓解一下。那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当时表情有些僵硬,片刻语塞后我说:“我特别能体会你的感受,因为我此刻也很焦虑”。



后来她反馈说,恰恰是我当时的真实和真诚让她感觉自己没有那么糟。


虽然,世界远非完美,在地球上一幕幕上演的悲欢离合中,自己满腹那么深切的怨念、那么膨胀的痛苦,不过是秋毫之末、恒河之沙。但尽管如此,我们也要尊重自己的感受。


世间确实存在对“脆弱”的鄙视,你不仅痛苦,更耻于自己为什么那么痛苦,黑暗时光中,当你觉得周围的人在说,谁没经历过痛苦,你至于吗?又不是小孩,你至于吗?比你焦虑的人多了去了,你至于吗?


那么,请先气定神闲理直气壮地说一句,“我就至于的”。


且接受自己的样子,拥抱自己的脆弱,终将按照自己的节奏,重新昂首挺胸,勇往直前,笑容明媚。

 

/03/

“做自己”的勇气


弗洛伊德创始的精神分析治疗鼓励个体有能力去体验焦虑,使焦虑作为一种讯号去探讨产生焦虑的内在冲突,一旦内在冲突得到解决,个体的焦虑感便会消失。


存在主义认为,自我觉察(self awareness)是生命的基石,我们要寻找的是自己定义的自己,而不是总是看别人会怎么允许自己、评判自己。相信自主自尊是来自我们自己的,而不是别人对我们的期待。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带有自己独特的天赋和能力。当我们以开放的心态来看待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时,成功的内涵就会变的丰富,当我们能够接受自己的真实存在时,生活也能变的真实。



清代文学家沈复出身于幕僚家庭,却愿意过布衣素食而从事艺术的生活,在他的《浮生六记》里写了一段生活里的故事。他和他的太太去扫墓的时候,捡了一些石头回来,他们想用这些石头做漂亮的假山盆景。于是两个人费了很多工夫来商量,怎么能够把这个盆景做漂亮。他们在石头上种了红色的茑萝,在旁边铺河泥的地方种了白萍,非常美。他们俩人很陶醉,商量哪里可以修亭子,哪里可以登高远眺、哪里可以钓鱼,自己住在哪。好像他们在山水间要策划自己的生活。结果有一天两只小猫打架,不小心就把这个假山给打碎了,于是他们伤心地哭了。


我曾被这段故事感动了好久,觉得他们生活得好认真。认真到毫无闲暇去焦虑。


正如存在主义所说的,对于每个人来说生命都只有一次,能够承担和设计你生活的只有你自己。


/04/

活得“无用”一点


在这个时代,人们情感的报酬只被限定在物质的获得中。伴随焦虑的,是我们活得太“有用”,太“现实”。


人们追求金钱、工作、名车,觉得只有这些才是“有用的”。无数的人告诉你,要努力去改变自己,努力去变得更好更强大。但当你看不到这条“变得更好”的路的尽头的时候,焦虑和抑郁也常常随之而来。殊不知我们真正想要的往往不是那些事物本身,而是拥有这些东西后得到他人的注意、尊重和爱给我们带来的快乐。



而这些快乐,更容易通过“无用”之事体会到。尤其是诗歌、童话、音乐、美学艺术和小说类作品。


博尔赫斯说优秀的诗歌都应当被匿名创作后流传于世,音乐是唯一可以不需要空间和超越时间而存在的事物;朱光潜说一首诗的生命会随着读者的情感共鸣而生生不息;曹雪芹把一场风月荒唐的梦做在了无年无名地;陶渊明让一个武陵人迷失于“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花源……


正是因为它们都独立于“有用”之外,给我一种纯粹的美感,这种美让我们暂时“脱离现实”,体会庄子所说的:“无用之用,方为大用。”他提醒我们,先回来做自己,然后你对社会的“有用”才有意义。

 

毒鸡汤渲染焦虑的可怕之处,是打破了隐藏在人们内心的、可贵的平等精神。我们要记得选择的权利永远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拒绝别人的指手画脚,拒绝让一些无趣的焦虑乘虚而入。 


往期精选


• 为何“出轨门”层出不穷?简单几条,让你爱情甜蜜一百年

• 比新年更欣喜的,是新生——去年今日你我“生死之交”

• “允许活得不完美”这件事,让世界显得不算太糟

• 毁掉婚姻的“公主病”,你知道该怎么治吗

• 孩子,你对爸妈最大的爱,就是保护好自己

• 记住这几条!不再让“陪做作业”逼疯傲娇的80后

• 我从未崩溃瓦解,因为我从不曾完好无缺

• 我不敢谈教育,但去TM的“起跑线”

• 拿上一壶好酒,我们聊聊世间情为何物

• 你不必用身体取悦别人,却有责任取悦自己的身体

作者介绍

张宜楠

Sabrina Zhang

▷ 心理咨询师,培训师,中英文同声翻译,中科院心理学博士生

▷ 专注于家庭教育、亲密关系研究,成年人自我养育倡导者

▷ 草木乾坤教育创始人

▷ 美国正面管教协会认证导师(CPDT),正面管教中文协会(PDCA)特约导师

▷ 中国人才库婴幼儿早期教育考评中心首批金牌讲师

▷ 伊顿家长大学特邀导师,菁博国际儿童教育特邀专家

▷ 北京大学哲学系国学班特聘导师

▷ 与欧洲情商协会主席,比利时心理学家米杉及美国变革型领导力教练,美国正面管教高级导师蒂娜安瑟等多位外籍专家共同授课并提供课程现场翻译,美国变革型领导力编译组成员

▷ 两个孩子的妈妈



本文为原创文,如若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长按二维码关注“轻育儿重育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