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村史】长园村的水让人趋之若鹜!

恋上怀柔 2018-12-05 13:21:50


2月27日雾霾很大,但小编还是去长园村走一遭

因为那里有太多吸引我的历史

山高水甜

长园村是个山清水秀风景美丽的山村。周围是山峰起伏,重重叠叠,绵延不断。西面是西大梁山,东面是龙巴峪山,南面是红螺山,北面山上蜿蜒着雄伟的长城。

△西大梁山


长园河贯穿整个长园村,它的源头是莲花泉,到长园后又有四处泉水汇入,这里的河水甘甜清冽,来此处旅游的人总会带着几个水桶接一些泉水回去!从古至今这河水都是村民的生活用水。村里的自来水也多是从泉眼引过来的。长园河缓缓流向东南,在红螺山后坡下汇入雁栖河,流入雁栖湖。

 


石斧传奇

长园村名源于“长园营堡”。营堡建于明代初年,原是守卫长城官兵居住之地。营堡北距亓连口、东北距神堂峪口都很近,明初为石塘路最西的驻兵之所,东可补磨刀石敌台一带和神堂峪口兵力之不足,北可支援亓连口等处。营堡呈长方形,南北长74米,东西宽70米,南向偏东开一门,现已不存。

村里有一座小土桥,每到夏天雨水多的时候就会被水位骤然升高的长园河冲垮,秋天人们再动手维修。1979年春天,一个叫小垒的11岁孩子在桥上玩耍,不知怎么的从修桥的泥土中发现一把石斧,小垒觉得那石斧和教科书上的画很相像,就交给了大人,最后由他的父亲上交了文物管理所。

经鉴定,石斧为新石器时代物品,这说明在八九千年前这片土地上曾有古人在此生息。


长园四大姓氏

如今的长园村有金、贾、李、孟四大姓氏。据老人们说,以前村里还有杜、姜、宋、王这几个家族,而这几个家族在抗战时期由于时局动荡,人口逐渐减少,或者人丁稀少或者举家迁出又或者已经不复存在了。

那么这些姓氏来自何方呢?有人说是来自山西洪洞大槐树下,有人说是来自山东,也有人说这里有明朝戍边军人的后代。根据老人们的回忆,如上说法都是正确的。长园堡人中金、宋氏来自山东,贾、李、杜、姜氏都来自山西,王氏是原住民。金氏当中有一部分是改姓金的,其原籍已经是个谜了。

总之,我们可以说,长园人是明初山东、山西移民的后裔。


观音庙传说

“斜阴背庵:又称斜阴背观音庙,在红螺山背后,已废。”—《怀柔县志》。

小编根据县志记载,进山寻废弃的观音庙

这一路不知有多欢乐



据小编了解

在红螺山的山后海拔700米处一一斜阴背的山谷中有座观音庙。这座庙的鼎盛时期也曾是人来客往、香火不断的,抗日战争中被日军付之一炬。能证明它曾经辉煌的只有留下的残垣碎瓦和些许石碑,还有那些经久不衰的小故事了。

△斜阴背庵残垣


观音庙传说

传说观音寺的住持是和朝廷有关系的,当年长园的商旅只要持有观音寺的标示,黑道白道没人敢挡。斜阴背庵的住持是个道行极高的人。有一年红螺寺遭难,有个外地来的道姑设立道场羸了红螺寺。于是红螺寺的和尚向观音寺救助,观音寺住持即与道姑斗法论道,有约在先:“论经之际,离坛者输”。

于是,双方论战了三日,饭不食、水不泻、终日不眠,又二日,还是不分胜负。到六天,道姑坚持不住,认输而去,红螺寺得保。

石碑

观音庙

△此石碑背面刻有光绪12年,为建庙捐款之人的姓名,碑头写着“万古留芳”。正面字儿太多,小编看不明白啦!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亲自前往,寻找历史哦!

从此,红螺寺感谢斜阴背观音寺救难之恩,年年送礼答谢观音寺住持。原来观音寺的住持不仅饱读经书还通医术,跑遍了附近的山林,炼制了一种中草药,可使人七天不泻不眠不饿。传说终归是传说,但是也从此看出当时村民对斜阴背观音庙的信奉和崇敬。



果品之乡

怀柔是产栗子的地方,长园村亦以板栗闻名。这里的栗子的确有它的特点:软糯浓香、清甜可口,特点是个头中等但特别好剥皮。听老人们说,以前北京四九城里的栗子摊上如果不是长园的栗子,那便卖不出好价钱。于是就有了“长园的栗子运到才开锅炒栗子”这一传说,可见长园村的栗子特别受到认可。

长园栗树

长园栗树

当时走俏的不光是栗子,还有沙果和节梨,也是托了那观音庙与朝廷有亲戚关系的和尚的福,长园的沙果和节梨走进了皇宫,成了皇亲国戚的喜爱美食。不过随着大清帝国的灭亡,再没有人吃这些果子蜜饯了,长园村的沙果和节梨没有了销路,便渐渐被人们淡忘了。


七烧七盖

1938年7月,建立了滦昌怀联合县,这是平北第一个县级抗日政权。长园村的位置就在抗日根据地的边沿上。滦昌怀联合县建立不久,长园、甘涧峪一带就建立了“抗日救国会”,主任是李养山。当时在长园村四周几公里外,都盘踞着日本兵和伪满洲军。长园村人民为了配合八路军开展游击战,村民成立了担架队、运输连,常常出没在高山峻岭之中,送军粮、送弹药、抬伤员;民兵们还及时给八路军送信、或在山头上站岗放哨;妇女们日夜为八路军赶做军鞋、军袜、照顾伤病员。

△当时抗日救国会的游街抗日场面(山东地区)

当时村里到处呈现着一片军民一心,共同抗日的景象。在长园村人民的积极支持下,八路军在敌后开展的游击战,越打越活跃,使敌人整日提心吊胆,坐卧不安。他们害怕游击队,也害怕长园村,长园村的存在,严重地威胁着敌人,它像一把尖刀,牢牢地插在敌人的胸膛上。凶残的敌人终于施出了最后的毒计,要把长园村变为“无人区”。

1942年2月24日(农历正月初十)清晨四点钟左右,还在沉睡中的人们被敌人惊醒,轰出村外山沟里。同时日寇就开始卷起炕席,洒上煤油,放起火来。炕席上的火苗,直冲房梁,一会儿房子全着了,顿时浓烟四起,大火冲天。夜晚村民回到村里看到被烧毁的房子和逝去的亲人无不万分悲痛。但是大家都离不开从小生活的村庄,于是,在八路军的组织下,村子逐步重建。

△长园的一颗百年古树


然而在1942年农历十月十四日,长园村又一次被烧。两次烧毁房屋888间,只剩下14间屋子,斜阴背观音庙也在这场大火中被付之一炬。村民在屡遭迫害的情况下,仍然不屈不挠,没有住的地方就在山坡上搭窝棚,有的就住在山洞或窑洞里。没有粮食就吃糠咽菜。

但日寇还是没有停止在这片土地上的肆虐,从1942年到1944年长园村共被烧过七次,房子烧光了,又烧窝棚。不仅这样,他们还经常来村抢劫,见什么,抢什么,甚至连一张破炕席也不放过。敌人野蛮破坏,使人民生活十分艰难,加上伤寒病的流行,这段时间全村死了120多口人。

这样的灾难并没有吓倒长园人民,他们用勇敢向上的精神面对困境,敌人七次烧房,他们就七次盖。与此同时还积极支援前线八路军战士,配合八路军打游击战,据说在袭击大地村敌人据点的战役中还成功缴获两支步枪。在军民紧密的配合下,长园村形成一座铜墙铁壁,使敌人碰得头破血流。日寇在火烧长园的同时,还火烧了大水峪、甘涧峪、八道河、官地、西栅子。丰滦密地区(包括长园在内的怀柔北部)共有25581间民房被烧。


长园惨案

1948年农历三月二十九日(公历5月7日),是一个长园人永远不能忘记的日子。这天早上雾很大,乡亲们像往常一样,种地的种地,做工的做工。浓雾中突然传来地雷爆炸声,紧接着敌人闯进了村子。人们高喊:“伙会来了!”村里的干部群众都紧忙往东边山沟里跑去。由于匪徒突然袭击,一些老人、妇女没有来得及逃走。

伙会是冀东地区的地主阶级为了防“匪”和镇压农民的反抗斗争而建立起来的武装组织,名叫“联庄会”。哪一村发现“土匪”就放双响炮,村村连放,集合起来,由团总(都是地主和士绅)指挥去打“土匪”。

这是伙会头子金志奎纠集了300多名匪徒,打算把全村干部都抓到他父亲坟前去枪杀,给他父亲祭灵。他们带着黑名单挨家挨户搜查干部和贫农团的积极分子。李印林媳妇走进门口时,敌人从西边过来了,劈头就问: “你爷们叫什么?”她说: “李印林”,那匪徒一看黑名单,见上面写着: “李印伶媳妇是妇女主任”。因“林”与“伶”发音相近,匪徒听了马上一枪打死了李印林媳妇,当时她已经怀孕八个月。

金宗德的妹妹,背着书包正去上学,走到村中桥东边,匪徒的一颗子弹打中她的后脑。

匪徒李印华走进财粮委员李印刚的家,看见李印刚还在炕上,举手一枪就把李印刚打死了,又把李印刚家的值钱财物抢掠空。

王永聘的媳妇一手拿个包袱,一手抱着3岁的孙子福义,跟王永聘一块被押出门来。另一个匪徒冲进他家一枪顺着福义的耳边打中了永聘媳妇的头。王永聘抢上一步抱起孙子。

那匪徒问他道:“你是他什么人?”他说“住房的”,这才幸免遭难。匪徒在村中搜查了一阵,见黑名单上的大部分人逃走了,更加疯狂起来,把王永聘等100多名群众,全部赶到南山坡上。金志奎一见王永聘就穷凶极恶地喊: “给我崩!”李印华立刻举起手枪。王永聘放下孙子对李印华说: “反正我也跑不了,让我说句话”,趁李印华发愣的时候,一转身滚下了山坡,从坡底树丛中跑了。

当群众惨遭杀害时,地主富农最高兴了。土改时被处死的富农李印同的媳妇高兴地叫道: “有仇报仇,有冤申冤,他们穷鬼要翻身,现在就要他们大大的翻个身!”她和李印武及地主李善庭的女儿指出谁是干部家属,谁是贫农团家属,匪徒把被指认出的人全部枪杀。在这次惨案中死难的还有李印彪、贾洪全、贾守廷等人的家属共14人。匪徒退走时把村里没有跑掉的192人全押走了。

在血案发生时,县大队得知匪徒进长园村的消息后,立即派五连战土来营救。当战士赶到时,匪徒已经逃走了。当日区长马国良来到村里,代表上级慰问乡亲们,号召乡亲们化悲痛为力量,为死难的亲人报仇。长园人民在党的领导下擦干了眼泪,积极生产,踊跃支援前线。


如今

长园村以民俗接待为主

各家各户安居乐业

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怡然自得

最后

小编在废弃的观音庙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石器

但是不太懂是干嘛的

希望广大网友可以来给小编帮个忙!

快来给小编“留言”吧!

ˇ

铭记每一段历史都是对古人的尊重

更是一种前行的力量


“恋上怀柔”欢迎各类媒体转载本公众号文章

转载请注明:转载自“恋上怀柔”!